双语幼儿园外教非法务工 三名中介因犯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获刑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来源:北京晚报

以双语教学作为卖点的幼儿园,外教却是非法务工,他们为赚取高薪,通过中介公司的帮助,以学习、商贸等理由获得短期签证来华后从事幼儿园外教工作。昨天,本案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宣判,三名中介公司人员因犯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分别获刑1年6个月至2年不等。

据了解,涉案外教不仅虚构来华事由,他们的母语也大多不是英语,只是因为有着金发碧眼的长相,就会格外受到幼儿英语教育市场的青睐。而外教市场涉及多方监管,如果衔接不畅,便会出现监管漏洞。

■造假

签证称来华做商贸 实为应聘外教

2015年4月,刘某霞来到北京蓝海云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蓝海云端公司),专门负责招聘外籍人士。这家公司在幼儿英语教育业务上小有名气,除了出版相关教材外,还会向其北京地区的幼儿园介绍外籍教师。

刘某霞每个月的业务指标是成功介绍3名外国人到幼儿园任职,多介绍则额外有奖金。前来应聘的多是俄罗斯、乌克兰籍人员,公司面试通过后便将外教介绍给有需求的幼儿园,并以此盈利。

然而,蓝海云端公司经手的部分外教没有取得我国的工作签证,他们入境时持有的是短期学习签证或商贸签证。因为后两种签证期限通常为3个月,外教签证到期后,公司会联络外籍中介Alex帮助更换新签证。

安德鲁是乌克兰籍人士,他和女友亚娜在中国旅游时发现这里的外教工资很高,便有了在北京打工的想法。2017年6月,两人经过刘某霞的面试,分别进入北京的两家幼儿园工作。旅游签证到期后,公司为他们办理了一次延期,又请Alex帮忙办理新的商贸签证。

“邀请”安德鲁、亚娜来华的商贸签证邀请函来自在绥芬河做外贸生意的张某,他为Alex出具签证相关手续并收取费用。张某与Alex合作近一年,共开出两三百张邀请函,但他邀请的外国人到底来没来中国,到中国做了什么,张某全然不知。

拿着商贸邀请函,安德鲁和亚娜的签证顺利办下,但他们入境后并没有从事任何商贸活动,而是回到幼儿园继续工作。2017年9月,多名经蓝海云端公司介绍的非法务工外教被民警查获。

“她们说拿着商贸签证也可以在中国工作。”安德鲁在接受警方讯问时称,自己对中国的相关规定并不知情。

但在与园方沟通时,公司工作人员曾特意提醒要将有资质的外教安排在门口接孩子,没资质的则安排在室内大厅,以躲避相关部门的检查。

■判决

扰乱国境管理秩序 三被告均获刑

在掌握证据后,蓝海云端公司多名员工被警方带走调查,其中包括公司实际管理人刘某娟、外教招聘负责人刘某霞、外教考核负责人赵某。

检察机关指控称,2016年8月至2017年9月间,刘某娟、刘某霞、赵某伙同外籍人员,组织有意来我国从事外教劳务工作的三名外籍人士,以虚构入境事由、骗取短期学习或商贸签证的方式入境,并将其以劳务派遣形式派往北京市多家幼儿园非法务工。

但刘某娟、刘某霞对检方指控均不认可,她们认为涉案外教的护照、签证都是真实的,她们并没有组织外教偷越国境的行为,赵某则对指控不持异议。

朝阳法院认为,三被告人明知外教没有合法入境务工手续,仍非法组织多名外教以短期学习签证或商务签证入境,并介绍外教非法从事劳务,其行为已构成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综合全案证据,法院一审判处刘某娟有期徒刑2年,罚金1万元;判处刘某霞有期徒刑1年9个月,罚金5000元;判处赵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罚金5000元。

刘某娟、刘某霞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昨天,北京市三中院对本案做出了二审裁定。

法院认为,三被告人在涉案外国人入境中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特别是涉案外国人在华非法务工,并从事幼儿教育等对从业人员应当严格管理的行业。虽然涉案人员入境签证形式为真,但三被告虚构了外国人入境事由,严重扰乱了国家对国境的管理秩序,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事实上,蓝海云端公司经手的外教远远不止本案中认定的3人,但因时间久远、证据不足等原因,法院最终未对其余事实做出认定。据了解,案发后涉案外籍人员因非法就业被警方行政拘留,后被遣送出境,张某则因违法为外国人出具邀请函被罚款3万元。

■市场

金发碧眼受追捧 教学水平存疑

本案已经不是北京地区首个幼儿园外教被爆无资质的案件。去年4月9日,通州法院审理并宣判了一起伪造外教学历认证书案件,某幼儿园主管为帮无权取得中国工作签证的外教办理合法工作手续,与中介人员勾结制作虚假学历证书,两被告人因犯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分别获刑。

当下,家长们都希望自家孩子能尽早地“国际化”,在这种心态的推动下,国内英语外教市场越发火热。但很多家长们只认“外”,却忽视了“教”,一味追捧“金发碧眼”的外籍人士,却不顾其是否拥有教学资质和水平。

刘某霞在为一家合作幼儿园选择外教时,曾推荐过一位南非本土白人女性。南非是我国外专局认定的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但这位外教却被园方拒绝,称“我们这里的家长都是外貌协会”。随后,刘某霞便向其推荐了来自乌克兰等国的外教,称这些人“形象好”。

诸如乌克兰、塞尔维亚、俄罗斯等国家,其官方语言都并非英语,却因其长相与欧美人相似,便更容易获得家长的认可。

在聘用外教时,有些园长也发现了相关问题。通州某幼儿园前园长邵某称,其在与刘某霞合作时,发现派遣来的两名外教水平不高,于是幼儿园没有继续留用他们,而是开始注重培养中教老师。

■规定

外教需持工作签 应符合三要求

2017年,国家外国专家局等四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全面实施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制度的通知》。其中规定,来我国从事外语教学人员原则上应从事其母语国母语教学,取得大学学士及以上学位,且具有2年以上语言教育工作经历。其中,取得教育类、语言类或师范类学士及以上学位的,或取得所在国教师资格证书,或取得符合要求的国际语言教学证书(如TEFL、TESOL、TESL等证书),可免除工作经历要求。

同时,在中国就业的外国人应持Z字签证(即工作签证)入境,入境后取得《外国人就业证》和外国人居留证件,方可在中国境内就业。而由于我国外籍人员工作签证审批手续复杂、门槛高,相关人员便转而通过学习、商务甚至旅游签证等短期签证入境。

对于相关规定,不少家长都十分了解,记者在一个“妈妈群”中请教该如何分辨外教资质,立刻就有家长回复,提醒记者审核外教的签证、学历和教师资格。

但某幼儿教育集团的英语教学副总监及某在接受警方询问时表示,刘某娟所在公司与他们合作多年,先后向集团旗下的十余个幼儿园派遣过60余名外教。然而及某作为集团管理人员,从未关注过外教的身份,“我们只负责审核派过来的外国人适不适合在幼儿园工作,如果适合就留下来,不适合就更换。”

签证问题导致幼儿园外教人员流动频繁,丰台区的一位家长告诉记者,其孩子上幼儿园时,外教在学期中突然因“签证到期”离职。事后她得知,外教并未取得工作签证而被遣返,而出于对幼儿园的信任,她并未询问过外教的资质。

■监管

多部门共同管理 仍有漏洞存在

本案主审法官,北京市三中院刑一庭于靖民法官介绍,本案是因在京非法务工的外教被查获后,民警顺藤摸瓜展开倒查才发现了蓝海云端公司相关人员存在犯罪行为。

“现在的幼教市场上,家长一看是双语幼儿园,就愿意将孩子送进去,殊不知里面的外教可能存在非法务工的现象。”于靖民在案件审理中发现,幼儿园是否聘请了外教已经成为其在幼儿教育市场上能否赢得优势地位的因素,而刘某娟等人的行为正是迎合了这一市场需求。

中介公司帮助外教虚构入境事由,可能导致相关部门对外教入境时人身履历等方面的考察减弱。在后续环节中,幼儿园没有对外教进行严格把关或被中介机构蒙蔽,小孩子则不会对外教提出什么异议,家长又很少有机会了解到幼儿园外教的情况,监管的空白区域便出现了。

“我们欢迎外籍人士来华从事幼教工作,但同时也必须履行相关的法律手续。”于靖民表示,在对犯罪行为加大打击力度的同时,司法机关也建议相关主管部门加强事前监管,从入境审核、教育监管、用工审查、工商管理等方面综合用力,填补监管漏洞。(刘苏雅)

weinxin
官方微信:EH-COO
外教招聘/外教求职
广告也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