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艺术家把自己的乳头和肚脐切下来卖掉 还说一切是为了艺术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改造身体其实是每个人的愿望。

如今,人们愈发习惯于对自己的身体进行“适当的破坏”,并且毫不在意。纹身和穿孔不再是青春期叛逆的符号,而成了家庭成员都可以追逐的时尚潮流。然而,即使现代人的态度非常随性,“改造身体”却依旧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近期,一位西班牙和摩洛哥混血的18岁英国艺术家卡里姆做出了大胆的尝试,将自己的乳头和肚脐切割下来,声称将这些身体部位作为艺术品进行拍卖。

在经历了切割手术之后,卡里姆拍下自己乳头的照片(他将两个乳头制成了耳环),并将其发布到了社交媒体上。在照片中,我们能看到他的胸膛上非常干净,似乎涂抹了液体来遮掩手术后的伤疤。“我切掉了自己的乳头,并决定将它们卖掉,”他在照片下注上了一些文字,搭配那两个长得像干芒果的乳头,“下一个物品就是肚脐项链,敬请期待。”

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想要吸引舆论关注吗?想要表达个性?或者是一个单纯的恶作剧?我们找到了主人公卡里姆,希望从他的口中探寻事件的真相。

通过对话,我们逐渐了解到了卡里姆“破坏自己身体”的原因,他希望借助这个行为来展示个性。卡里姆告诉我们,他的行为和许多著名艺术家和艺术作品有一定的相关性,他从《蒙娜丽莎》和塞浦路斯出生的行为艺术家斯迪拉克身上获取灵感。他认为,所有人出生时都是一张白纸,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愿望来改变肉体的形状,不应该受到拘束。以下是他的详细回答,让我们仔细探究这位行为艺术家的内心世界。

(下文中Q指代提问者,A指代回答者卡里姆)

Q: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会选择割掉自己的乳头和肚脐呢?

A:我想要改变一下自己的身体。你知道那幅名画《蒙娜丽莎》吗?

Q:当然知道。

A:那你应该记得,蒙娜丽莎没有眉毛,也没有眼睫毛。很有意思的是,达芬奇仔仔细细地画出了每一个细节,却刻意地忽略了眉毛和眼睫毛。所以,我从这幅画中得到启发,也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一定的改造。我们都是肉体凡胎,有着相同的身体构造,而我非常喜欢研究自己身体的表现形态,在拥有相同的身体材料的基础上,做出一些奇妙的改变。我们的身体代表了自己的身份,不同的形态象征着不同的个性。这就像是一堂大课,所有同学都在做同一件事,而其中的一个人有所突破、有所创新。他们从同一个起点出发,却走入了不同的道路,每个人都迎来了各自的结局。这就是我想要的,虽然我和你们有一样的躯体,但我决定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卡里姆在社交软件上晒出了被切下的乳头,已经被制作成了耳环。 图片来源:DAZED
Q:我明白了。还有其他做类似行为艺术的人吗?你有受到他们的感染和激励吗?

A:有一位名为斯迪拉克的艺术家,他曾将自己的耳朵移植到了左臂上,这一行为鼓舞了我。他既使用了躯体和主要器官,还运用了科技。他还做了很多相似的实验,在自己的身上安装了许多科技设备,让我觉得非常惊奇。

Q:你花了多久时间做出这个决定,来切割乳头和肚脐?

A:并没有花费很久时间。过去,互联网对我的人生决定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到现在还觉得非常后悔。许多人在互联网上拥有自己的社交圈和朋友,但我和他们不一样,我只有我自己。我非常喜欢画自己的肖像,因为我知道只有我自己会帮助我。前段时间,我在一份期刊上写了文章,里面提到了我的人生态度:我就是我自己的全部,我不依赖他人而活。

Q: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A:我是一个很自恋的人,我做的事情就是为了取悦自己。我不认为我应当考虑周围人的想法和态度,所以我的朋友很少。我的社交媒体里只有我自己的信息、状态和我想要做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就是一个自私的人。

Q:让我们把话题回到“切掉乳头”这件事上来。你是怎么做这件事的?找了哪位医生,又是如何做手术的?

A:我在Facebook上咨询了我的朋友蒂亚娜,他告诉我如何在波黑找到医生做这个手术。今年夏天,我会再次前往波黑,让我的身体做出更多改变。

Q:还会有哪些改变发生?

A:我不太确定,可能是关于脚的吧。

Q:你的脚?能举个例子吗?

A:譬如,可以在脚上安装一些东西。我不太想割掉我的舌头或其他的部位,我觉得这么做没什么意思。

Q:听起来,切掉乳头是一件很疼的事情,这个手术花费了多久时间?

A:我记不清了,理论上,这个手术是合法的,但似乎有走擦边球的嫌疑。医生给我涂抹了一些药剂,之后我就看到了切下来的乳头。手术期间,我的朋友蒂亚娜一直陪在身边。

Q:这段时间里,你是清醒的吗?

A:在做手术的时候?

Q:是的。

A:噢不,我当时是没有意识的。

Q:与此同时,你的肚脐也被割掉了,对吗?

A:没错。

Q:之后怎么样了?你感觉到疼痛了吗?

A:的确很疼,但我的朋友立刻提供了止疼药,然后帮助我睡着了。我不记得那种药的名字,可能是可待因(一种鸦片制成的止痛药)吧。他们那儿有很多这种药,于是给了我一部分。等到疼痛过去后,我就恢复正常了。我在手机里存了许多照片,因此每当我想看看自己普通人的模样,就可以翻一翻老照片。所以我会随时在社交软件上公布照片,它们可能是去年拍的,也可能是昨天拍的,千万别觉得奇怪。

Q:这正是我的问题之一,在你的社交软件中,我们看不到身体上有任何的伤痕。那些是老照片吗?还是你使用了PS,覆盖了伤疤的痕迹?

A:其中一部分是经过PS处理的,不过我也在伤疤上涂了一些遮掩的液体。每当我决定自拍时,都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一张简单的、在浴室拍摄的照片,往往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在身上涂抹无数化妆品。

Q:你在身上涂抹了什么?你把所有的伤痕和其他痕迹都掩盖了吗?

A:没错,那些伤痕还处在康复状态中,我用了生物原油,但不知道这玩意儿好不好使。

Q:你为此付出了多少金钱的代价?

A:差不多花了200英镑。除此之外,我还在泽恩·马利克(英国歌手)的视频里出镜了,这也需要花钱。一年前,我在Facebook里做了广告,因此花费了2000英镑。

Q:你在泽恩·马利克的视频里出现了?

A:没错。

Q:你是什么角色?

A: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表演者。

Q:显然,当人们听说你把自己的乳头切掉时,一定会非常惊讶且无法理解,认为你疯了。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还是你在恶作剧?

A:这当然是真的!

Q:有很多人认为你在开玩笑,认为这只是你利用社交媒体耍的把戏,你想跟他们说些什么?

A:两天前,我在家里上网看YouTube,看到最后,发现了一个拥有三个乳房的姑娘拍摄的视频。我记不清她的名字了,但她在YouTube上非常有名。她在视频中告诉所有观众,她不需要展示任何证明、也不需要得到谁的认可,因为她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这也是我想和所有人说的,我不需要和其他人证明什么,因为这是我的身体,当然由我来做主。

Q:你觉得自己将来会后悔吗?

A:应该会后悔,当我50岁的时候,一定会嘲笑自己当年的举动。

Q:当我们把这次采访的内容公诸于众时,一些人会觉得你的行为很酷,一些人则会觉得这很可笑、很诡异。

A:你的意思是,我会成为被厌恶的人?

Q:没错,你可能会遭人厌恶。如果这发生了,你会有什么感觉?

A:如果我遭人厌恶,将会给予我更多的动力来做这件事,来试图改变大家对我的认知和评价。如果人们毫不犹豫地接受我,反而证明我的尝试没有价值。

Q:你认为人们的负面评价会激励你继续进行行为艺术方面的实践?

A:没错,我每天都在接受这样的信息,并得到激励。这些信息不会让我感到沮丧,因为在我看来,人们的厌恶分两种,第一种能够帮助我继续前行,另一种则一文不值,我甚至不愿意为之一笑,而是迅速移开视线,将注意力集中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

Q:切掉乳头、肚脐,以及其他同类型的行为艺术,和你的绘画事业有关系吗?

A:我将我的社交软件账号视为一件值得经营的绘画作品,我对我身体的改造和绘画没有直接联系,但和我的个人形象有关系。譬如,今天我和朋友聊天时提到,“当你没有了乳头和肚脐时,可以游得更快。”

Q:你尝试过了?

A:是的。

Q:这真的让你的社交形象不一样了吗?

A:是真的,就像那些拥有很长体毛的人一样。

Q:我明白了。

A:切掉肚脐也有相同的效果,能让你变得更快。

Q:所以你确实变得更快了?

A:当然,我甚至觉得我可以参加奥运会了!

Q:你能游得多快?

A:我在西班牙有个游泳池(我过去住在西班牙南部的马贝拉),我想在今年夏天去那儿试试身手,看看究竟能不能提速。

Q:不妨一试。所以,你正在卖你的乳头和肚脐,对吗?

A:是的,乳头已经开始售卖了,但肚脐暂时还没有。

Q:你还把乳头做成了耳环来卖?

A:它们可以被用来当成耳环,虽然它的外形像个艺术品,但的确可以和耳朵连接起来。

Q:你为什么想要卖掉它们呢?

A:我一直在试图卖掉我身体的各个部分,因为我不想和它们产生联系,我希望甩掉这些负担,我并不喜欢这些身体部分。

Q:你希望能赚到多少钱?

A:我还没有定下价格,但我会尽快地想好、并记录下来的。我还会和蒂亚娜商量这件事。我觉得它们的价格大概会在100英镑左右,如果顺利的话,或许会提升到500英镑或1000英镑。我希望可以卖个高价,弥补做手术的支出。(翻译:徐展新)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