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讨好的公婆 玩不醒的老公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印象:向小米穿着一件很土气的咖啡色外套,像是衣柜里翻出的妈妈的旧衣服。她的五官长得精致,可身体却有点臃肿。她坐下之后,给记者看了钱包里一年前自己的照片。从照片上看,现在她至少胖了二十斤。自暴自弃之后就不自觉这么胖起来,所以根本无心打扮。

我是一年前结的婚,婚礼盛大而寒酸。盛大,是因为他家的亲戚、朋友、他父母的同事,他的同事到得很齐,气氛热烈。寒酸,是因为我家只有我妈妈和小姨到场,其他亲戚朋友都没有请。一切都是我老公父母的意思。我妈妈为了让女儿能顺利出嫁,能忍的都忍了。

和老公盛平是大学同学。大一下学期期末考试吧,我心无旁骛奋笔疾书,突然眼角余光一扫,旁边的男生伸长脖子在看我的卷子。我笑了一下,把卷子挪向了他。考试完他硬要请我吃饭,我们就这么开始恋爱了。

2006年我们面临找工作。盛平的父母很有本事,早就给他安排好了去处,难怪他学习这么吊儿郎当的。我四处奔波却没有什么收获。看着我很累的样子,盛平决定去求他父母也帮帮我。

第二天,他从家里来学校,脸上带着兴奋的光彩。说事情有戏,他的父母想见我。穿着我最好的衣服,我去了盛平家。他的父母对我很客气,安慰我说会帮我想办法。

一直到六月我的工作依旧没有着落。一家郑州公司要和我签约,条件待遇都不错,我想,走一步算一步,回郑州还可以陪妈妈呢。我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父母在我很小就离婚,是妈妈一手把我带大的。

盛平知道我签约后很不高兴,怪我没有和他商量,还说我不相信他的父母。我哄他说,两个地方坐城际特快方便,每周都能见面。

我去郑州半年之后,盛平和我的联系少了,不是新工作忙就是认识了新朋友。我是一个敏感的女孩子,逼问他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他说:小米,我爸妈不喜欢你,他们想让我找个正常家庭的女孩子。难怪帮我找工作的事迟迟没有下文。

他抢走我的电话 塞给我一杯热水

我除了敏感,还很好强。我听完盛平的解释之后平静地说,一切在你。如果你想一辈子在父母的保护下生活,那么你不要再来找我。说完,我头也不回地走了,直奔火车站买了车票回郑州。

回去的火车上,我哭得肝肠寸断,全车厢人都用讶异的眼光看我。下车的时候我的眼睛肿得像核桃。如果这样回家,我妈妈那儿肯定瞒不过去。本来我回郑州工作我妈就不大同意,她认为我要守着自己的男人而不是妈妈,否则会重蹈她的覆辙。我在车站边的小旅馆不吃不喝躺了两天,第三天才敢回家。

在极度郁闷的情况下,我开始在网上找陌生人倾诉。噼里啪啦说完,甚至把对方骂上一顿,然后就迅速下线。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每天上线,都能收到一个网友的问候,一句话:怎么样,今天心情好一点没有?我开始只和这位网友聊,感觉他成熟而睿智,能说出我的心思,能指出我的错误。

他说,你怎么能把男朋友扔下一走了之呢,你应该哭给他看,哭得他回去和父母作斗争才好。即使他斗输了,也让他们家的人不开心了一场,不是给自己报了仇?

大概聊了一个月之后,我们见面了。他叫老郁,比我大了整整一轮,在一家培训中心当老师。老婆出国进修两年,他独自带着八岁的女儿生活。他是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任何时间,只要他不在课堂上,他对我而言就是随叫随到。可能我从小就没有父亲陪伴,缺少成熟的男性朋友,所以老郁的每句话都说得让我舒心。

记得那是2007年的11月,盛平给我打电话,他喝醉了,说什么我都听不清楚,喂了几声那边就挂断了,我的眼泪又忍不住流下来。不顾外面有多冷,我就跑了出去。出门走了好远,才发现外套都没有穿,手和脸都冻得没有知觉了。手里只有一个电话。我拨了老郁的电话。不到十分钟他就赶到了,一见我不由分说地就把羽绒服一脱把我裹住。在出租车上我不住地哆嗦,他就紧紧抱着我。

到了老郁家,我的心还在电话上,我用刚回暖的手指一遍遍打盛平的电话,都是关机。最后的印象是老郁把我的电话抢走扔到一边,然后塞给我一杯热水。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