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漂亮女人的金庸是如何对太太的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太太没有发言权,我谁的话都不听。黄啸的橙子林

鲁豫采过很多次金庸,所以蛮默契的。

边吃饭边看鲁豫有约,香江才子系列访谈金庸和蔡澜。不是多高大上的采访,挺自然随意的,加上我个人背后的记忆

这不是鲁豫第一次采访查大侠,她在金庸面前,有种孙女的娇嗔,因为熟悉和默契,一下纵容老爷子,一下小小挑衅下长辈那种口气蛮有爱。因为是金庸,所以说什么都好玩,有些事知道,有些事第一次听到,听着金庸缓慢语速有问有答,甚至感觉到孩子气。

金庸15岁时候,跟两个同学鼓捣了本教辅,赚的钱仨人用来上高中和大学,看来教辅在任何时代都是刚需,一本书的版税供三个人读高中大学,钱是真够值钱的。中学在校报上写文章讽刺教导主任,被开除。上大学提意见说见蒋校长行的那个礼特别像法西斯礼又被开除,弄成大学肄业。不是省油的灯啊。作家、知识分子头顶有天然反骨,和不与某警觉,无论是下意识还是故意的。

鲁豫讲话,一个人被开除一次都不容易,您被开两次,真行。大侠大学时代的梦想是外交官。他说后来认识了真的外交官,说查先生您幸亏没当外交官,您这个性,第一天进来,第二天就被开除了。为什么?金庸说因为我不守规矩和纪律,谁的话都不听,喜欢乱跑一气,当了外交官去哪儿都要请示,受不了。

鲁豫问他小时候淘气吗。不淘气。戴眼镜吗,不戴眼镜。会跟人打架吗?不打踢足球。踢得好吗。踢得不好,就守门去了,还把手给弄伤了。钢琴弹得好吗?弹得不好,所以手伤后就不弹了。喜欢当记者吗?马马虎虎。出去采访过吗?采访过陈立夫。你是个好记者吗?不算好记者,讲的话都记下来了。在香港这么多年您广东话怎么样?广东话不行。

到香港后金庸和朋友投资10万块钱办明报,然后一天写一篇社论,一个小说连载,每天睁眼就欠2000字。10万中的8万是他出的,把小说版税和专栏稿费全投进去办报,家里人支持吗?金庸说,我太太没发言权。这个应该是指第二任太太朱玫,他创办《明报》期间的得力助手,英伦大学新闻系毕业,为金庸生育了四个子女,左手抱孩子,右手赶稿,为明报撰写大量的新闻稿件和时评。1998年11月8日,朱玫病故于香港湾仔律敦治医院,享年63岁,替她拿死亡证的,是医院的员工,孤独离开,与金庸晚年的风光构成了巨大的反差。多年后,金庸说,我对不起朱玫……我作为丈夫并不很成功,因为我离过婚,我心里感觉对不起她。她现在过世了,我很难过,如果可以补救的话,我希望可以对亲人好一些,对朋友好一些。

鲁豫问,你年轻时候帅吗?马马虎虎。年轻时候有女孩追你吗?有人追,我都不喜欢。我喜欢的不喜欢我。在杭州《东南时报》报馆的时候,很多女孩子来找我,报馆人看电影不用买票,不知道她们找我的目的是喜欢我还是为看电影(那时候就有媒体场啦)。

金大侠的第一任妻子杜冶芬好像也是票为眉,他因为所主持栏目,认识杜姓读者一家,邂逅了时年17岁美丽的杜家小姐杜冶芬。后来送上戏票,邀请杜家一起去东南日报社楼上观赏郭沫若编剧的《孔雀胆》。之后杜小姐双双坠入爱河。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