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老太因女儿住院女婿入狱 无人照顾饿得吃棉絮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前两天的深夜,听到狗吠声,房客吕先生猛地惊坐起来,穿好了衣服就往后院小屋跑。老太太不会有事吧?吕先生推开一扇小木门,打开灯,慢慢走向老人床前。摸了摸,老人还有微弱的呼吸。吕先生不知道老人还能活多久,他怜悯老人,却束手无策。今年6月,老人的女婿入了狱,家里没了收入来源;而唯一能照顾老人的女儿也在一周前住院。

老人瘦得皮包骨头,只有三十来斤

济南天桥区黄岗岭村,一个在网络地图上搜不到的地方,与天福苑小区相邻。若不是房客吕先生带路,很难找到。穿过天福苑小区往西不远的一条土坡,几栋平房出现在眼前。狭窄的沙子路上堆满了垃圾,低矮简陋的砖房,单调的土黄色墙体,跟周边居民楼显得格格不入。

吕先生说,村里大部分人都搬走了,住进了楼房,只有几户人家还住在这里。“这里又脏又乱,没人愿意来租房。”吕先生说他在周边做生意,勉强在这里住了三年多,租了房东一间屋。他往里指了指,说房东家的老人王树梅就在后院住。

“进去前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吕先生说。记者跟随吕先生来到后院,大门早就没了,只剩下开裂的门框,地上乱堆着破凳子烂沙发垫子。院子里放着脸盆、水桶(里边的水已经发臭)、自行车等杂乱物品,有两间屋,王树梅老人住在一间侧屋里。

也就是这间小屋,若非亲眼目睹,“很难想象现在还有人住在这样的环境里。”木门吱吱地开了,屋里很黑,没有一丝灯光。“看见没有,她就在那里。”吕先生指了指,又说,“在那里。”

在一张空荡脏乱的床上,在床头的一角,在卷成团的被褥中,王树梅蜷缩着,体型像个四五岁的孩子。床头的柜子、堆放的破烂衣物、一幅“寿”字的字画,在这间不到十平米的房子里,这些杂物显得尤其大。

屋子里一股发霉的气味,让人觉得有些窒息。在床上,老人的白发散乱,眼睛紧闭着。吕先生轻声叫了老人一声,屋里一阵寂静。“她瘦得只剩骨头了,估计这几天都没怎么进食。”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