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李安拍摄《我不是潘金莲》 十有八九搞出色戒戏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文/马庆云;微信公众号:xuezhemaqingyun

关于《我不是潘金莲》的评论,我在昨天的文章中已经说完了。那篇文章不期在很多电影大佬群引起热议,某位导演还截图告诉我这事儿。能够以我个人看法为电影内容的发展做出微薄的贡献,也是我一直追寻的自我价值。其实,不同的导演能够在这个题材面前拍出不同的味道来。

冯小刚导演的《我不是潘金莲》,更偏向冷幽默。包括被我上篇文章诟病的男主角大鹏的选取。这样一个喜剧角色,冲淡了反面角色的力量,让李雪莲的行为更加显得无理取闹。但或许,这正是冯导一贯的风格特征,喜欢在冷幽默中抓住一些人性一闪即过的东西,更喜欢抓人性的通病弱点,而不是某个群体的负面特征。不同导演,有不同艺术风格。

这部电影,要是让《光棍儿》那种土掉渣风格的导演拍摄,郝杰估计会呈现出另一种风格来。郝杰的特点就是又土又黄,而且在土和黄中,会呈现出巨大的真实来。郝杰拍过类似的桥段,是在《我的青春期》中,主人公的父亲遇害,向县里边讨公道。那几个桥段十分悲凉,我看了觉得有巨大的真实感。

而贾樟柯导演去拍《我不是潘金莲》,估计最后又是《天注定》的感觉。老贾现在的艺术风格,是现实主义基础上的精神超越。怎么超越呢?就是,你不给我说法,我就给你说法。《天注定》最不会得到龙标的原因,就是里边的那股子被侮辱与被损害者自带的叛逆与反抗。贾樟柯更愿意看正面角色的不容易,而不像冯小刚导演那样看反面角色如何“辛劳奔波”,所以剧情实现出来的力量感十足,带着复仇的味道。

李安其实也能拍《我不是潘金莲》,但他不懂中国文化里边那些最精髓的东西,若是他去拍,我打赌,十有八九会拍成另一个《色戒》,会搞出很过头的床戏来,没有还有大尺度的对白和动作。为什么这么说呢?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