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穿越时空50年 从革命到爱情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 革命时期的样板情书

周×:

我还是能够抑制自己搞好这个革命工作,你不用为我担心。青年人应想到祖国广大人民的广大利益,不要只顾个人小家庭的点点滴滴利益。

我希望你能好好地安排好自己的工作、学习、生活。如果没计划,没个人大志,没一股革命的热情,就会变成一个庸俗低下的人。你说对吗?……

邓××

1965年×月×号

点评:如果告诉你,这是一位年轻男子写给新婚妻子的情书,你会相信吗?四十几年后的今天,邓京汉念起当年写给妻子的这封信,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邓老坦诚地说,当时写信时,完全是忠诚于自己内心的感受,而并非作秀空喊口号。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样的情书是非常普遍的。

这封“革命时期的爱情”的产物,为我们提供了那段激情岁月中的爱情样板。受时代影响,许多胸怀理想的青年人在长期的革命生活磨炼下,自觉地放弃了一度被珍视的属于个人的情感与要求,跟国家、革命、理想比起来,个人情感显得微不足道。

上世纪六十年代 写情书要先谈革命形势

一位民间收藏家介绍,随着文化大革命的发起,《毛主席语录》中的“红色语言”充斥于信件、报告跟各种文书中,情书也不例外。

即便是情书,信纸的左上角往往写上“祝毛主席身体健康、万寿无疆”、“永远忠于毛主席、忠于党”之类的革命口号。然后才开始称呼对方,称呼很特别,参加工作的人称“某某革命同志”,而学生则称“某某小将,或毛主席的红色哨兵”等。

信中内容,往往先跟对方探讨“这场运动怎么样?参加了什么革命派别?有没有看样板戏”之类的问题。私人的内容,通常是压缩在最后的一小部分。结尾一般会写上“革命的敬礼”、“向工人阶级学习”之类的话。

既然是两个人看的情书,有必要写上这些吗?梁伟东笑着说,虽然是私人信件,但很难保证不被别人看到。如果不这样写信,就说明思想落后,跟不上形势。

上世纪七十年代 情书里开始有“爱情”了

在民间收藏家梁伟东、梁卫强父子家中,我见到几封上世纪70年代的情书,下面的情书片段就是从其中

两封信里摘录出来的。

秀芬

……

你的工作如果转正,请速来信,如果今年转正不了,看来咱们的婚事就不堪设想了。但是交个朋友嘛,也没有什么。我为什么这样说呢,下面有几点我应向你说明。1、我母亲一直坚持不同意这个意见,原因是你路途太远,户口调不来,怕你以后说我。2、我祖父、祖母说路途太远,以后结婚了把你调过来,也不太好说。

我是这样表态的,是不是我从本市另外找一个对象,现在还没有,我想一定要给你把话讲明白,让你心里有准备。

……看来形势逼人,无可奈何,请你不要见怪。咱们婚事不成,可交朋友。你如果同意我的意见,咱们交个朋友,请指正。

继升

1974.12.23

×哥:

您好,见信如握手。

现在天气很冷,万望你注意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我们在这短短的时间,结为知心“兄妹”并且思想必须要明确,又有一个奋斗目标,这样才能建立真正的爱情。

我们虽然各处一方,当我收到你的信和照片,回想起我们的朋友之情就像见了面一样,心情是多么幸福和愉快啊。

美好的鲜花迎着我们两人,为美好的未来前进。

如有错字万望你来信帮助指教,我虚心接受。

紧紧握着你的双手。

你的朋友 ××

1977.1.1晚

点评:从这两封分别写于文革后期及文革后的情书看来,上世纪70年代的情书,语言显得较为平和、个性化,文革结束后,青年人开始敢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信件一是一位男青年写给身在异地的女友的情书,由于分居两地,工作、户籍难调动,两人面临着分手。“这封信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工作、户口等问题对年轻人的感情、婚姻有很大制约。”梁伟东说,当时异地青年男女要结婚,必须先将户口调到一起,一些年轻人因为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不得不劳燕分飞。

信件二里热情洋溢的语言让人看到热恋中少女火热的心,随着“文革”的结束,年轻人逐渐敢于表达自己的情感,抒发出恋爱中的自己“心情是多么幸福和愉快”。“爱情”这个在以前看来代表着“资产阶级情调”的词语也开始出现在情书中。逐渐摆脱束缚的年轻人,共同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 一句“挂念你”胜过千言万语

××:

你好。

我仔细回顾了一年来的学习生活,尤其是我们相处的情景,多么值得我无限地怀念啊。

1981年的高考就这样结束,它在我的记忆中转瞬过去了,即使我高考没被录取,那我一年中的学习并没有白费,有幸认识了许多同学尤其是认识了你,使我感到欣慰。现在离高考揭晓不到20天,这期间,你要注意身体,不要做过分的重活。这里,我祝愿你身体健康。

你那儿离县城很远,我想,你那儿要购买书籍之类的学习用品大概不容易,如需要我帮忙的话,我可以帮你购买。

最后,谨向你父母问好,祝他们身体健康,心情欢乐。

点评:上世纪80年代的恋爱方式开始变得丰富多彩,公开约会、看电影等方式已被社会允许,自由恋爱让年轻人更勇敢地表达自己的爱情。在情书中,年轻人敢于直言自己的思念、关怀。当然,比起后来充满柔情蜜意、山盟海誓的情书,上世纪80年代的情书相对含蓄、平实,对情侣生活、学习的关心,是他们表达爱意的方式。平平淡淡,却深藏真情,这就是那个时代的浪漫,含蓄、淳朴,让人安心、放心的浪漫。

上世纪九十年代到21世纪 情书渐渐退出爱情舞台

烈:

你在那个遥远的城市还好吗?

整夜整夜地想念你,在这样寒冷的季节,这样地想你,有种苍凉的感觉,让我手足无措。

很久都没有哭过,总以为生命里任何一个人不管给我怎样的幸福或灾难,我都不会轻易落泪。没想到,还是不争气地为你流下泪水。原来我也是不能免俗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让我变得患得患失?

请别用沉默来敷衍我,我真的很爱很爱你,你已牢牢地深锁在我的心间。晚上的风凉凉的,我啃着一只苹果,对着照片想你,有没有听过神灯的故事?如果我是阿拉丁,拿块布擦擦照片,你就从里面走出来,该有多好。

1997.1.2

点评:没有了高悬着的理想主义和崇高目标,细致入微、真实抒发自己的感情,这是90年代情书的一大特征。在上世纪90年代的情书里,人们已大大方方地说:我爱你,我想你。跟以前各个年代相比,这个年代的情书形式、风格更为丰富多样,一切都紧贴个性自我的设计与感受。充满柔情蜜意、山盟海誓而又富有文采的情书,多出现在这个时期。

红跟烈曾是一对苦恋了近10年的情人,两人的恋情,从上世纪90年代一直绵延到21世纪,曾经写下的几百封情书见证了这段感情。

1997年,高中毕业的红和烈分别考上广州、上海的两座高校,学生时代的他们,没有太多的钱用来打电话,写信,是他们表达感情的主要方式。热恋时,两人每周互通一封信,红寄出的信更是“内容充实”。那时候,她买了各种各样的彩色信纸用来写信给烈,还随身带着日记本,对烈的思念,随时都记在日记本上。高兴的、伤心的,她都希望第一时间跟烈说。收到烈的来信,写好回信之后,将信纸叠成精美的新型形状,再把日记撕下来,附在信封里一并寄出去。

大学毕业后,烈回到广东工作,虽然跟红不在同一座城市,但两人的距离缩短了。这时,网络跟手机已变得普及。Email、上QQ、打电话、发短信逐渐取代了写信,在这个数字化的时代,Email与短信似乎是充满了时尚的浪漫,快速、便捷,相比之下,红却更怀念以前在台灯下读着传统情书的感觉。再后来,Email也懒得写了,短信也懒得发了,甚至连电话也越来越少了,在分歧与争吵中,感情渐渐消磨。

分手时,红和烈把当年收到的情书打包寄还给对方,红曾经想把这些信烧掉,最后还是不舍,将之锁在书架底层。在这个没有情书的时代,几百封见证着纯真时代爱情的情书似乎弥足珍贵。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