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涂鸦的小阿咪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爱涂鸦的小阿咪①

---------苏坝镇中心校四(2)班:乌鲁布西

(指导教师:黄兴智)

“中小学生艺术节”迈着轻盈的脚步姗姗向我们走来,我不懂得什么是“艺术”,我也不知道这是第几个艺术节了,但我知道,这将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日子,因为我们又可以在紧张的学习之余放松心情、放飞梦想了,可以在美妙的旋律中尽情地唱啊、跳啊,载歌载舞。多才多艺的同学们可以一展他们黄莺般圆润的歌喉,仙鹤般优雅的舞姿,声情并茂、抑扬顿挫的诗篇朗诵,如晚风拂柳般宛转悠扬的笛声、琴声,行云流水般清新飘逸的字迹,以及那饱含希望与憧憬的天真烂漫的图画……那些没有节目表演、没有作品展示的同学可以欣赏,可以品味,可以为别人鼓掌,可以为别人喝彩,可以为好朋友自豪。一样的兴奋,一样的激动,一样的开心和快乐。训练与正式比赛的日子,校园都会沉浸在欢歌笑语的海洋之中。

忽然觉得生活是如此的美好,校园是如此的美好。

我怀想着这样的节日,却与我特别爱画的情结紧密联系。 虽然我并不知道什么是艺术,但我知道,生活不仅仅是牛奶、面包、馒头、玉米粑、白米饭,不仅仅是各种肉食和蔬菜,也不仅仅是衣服和鞋袜,这些物质的东西让我们活着,让我们长高、长大,让我们有力气学习和劳动。当我们不再为饥寒而忧愁,便渴望一种精神食粮充实我们的生活。曾记得老师告诉过我们的一句话:“衣食足而知礼乐”,尽管不能完全理解它的意思,但知道人的心灵需要滋润,人的情感需要表达,人的情操需要陶冶,正如草木需要春风,种子渴望雨露。“艺术”应该就是一种精神食粮吧?艺术节就是我们展示才华的机会,是我们崭露头角的平台。我期盼这个节日,我喜欢这个节日,以前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我的并不高明的画得以在班里的墙上张贴,在同学之间传阅,尽管最后不能选到县上、市上参赛,我还是很高兴-------因为总算表达了我的心思,仍有人读懂了画里的含义。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于大山的彝族小阿咪,那山和水养育了我,谁不说自己的家乡好?我爱我们的山寨,我爱那一片芬芳的土地,我爱那里的每一株花草树木,我爱那条长年不断流的淙淙的小溪,我爱那清凉甘甜哼着歌儿的山泉,我更爱那里勤劳朴实的人们。所以我想把觉得美的东西都画下来给别人看,与人分享快乐。可是我没有画家的才能,也没有机会和条件受到专门的画画的培养,因此我画得不好,经常涂涂抹抹,我的画就只能算是“涂鸦”了,却丝毫不能改变自己想表现的愿望。

我的血液里从小涌动着一种“涂鸦”的情结,也许无法让人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记得五岁那年的有一天,阿穆、阿贝、阿普②他们都到地里干活去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我不好玩,就把修房屋剩下的细河沙均匀地撒在晒坝上,用小树棍在沙里画起来,我画了一个大人,留着胡子,带着“娥铁”③,那是我的爸爸;又画了一个女人,穿着彝族裙子,带着圆圈耳环,头顶的“娥尔”④我不会画,就画了三条线在上面,那是我的妈妈。中间画了一个小阿咪,那是我自己,爸爸妈妈分别牵着我的左右手,我想这表示爸爸、妈妈很爱我的意思。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涂鸦”的“杰作”,我有点儿得意洋洋,可没想到河沙里突然窜过一条小狗,将我的“画”踏得面目全非,我哇哇大哭起来,邻居的一个大姐姐听到哭声,以为我摔着了,赶紧跑过来,弄清楚缘由后,她笑了,她越是笑,我越是哭得厉害,她只好哄着我:“别哭了,别哭了,你再画,我帮你打小狗”,我才止住了哭声,可那该死的小狗早已跑得无影无踪……后来,我总是想东涂涂,西画画,家里的门上、墙壁上、装粮食的木桶上,到处是我用粉笔(那是读书的哥哥给我的、老师不要了的粉笔头)和木炭作下的痕迹。阿妈、阿爸骂我“乱写乱画”、“调皮捣蛋”,只有阿普护着我说:阿依⑤还小不懂事,也没多大坏处,不要责骂她。

七岁时,我开始上学读书,我庆幸生在新的时代,不用交学费就能读书,不像我的父辈小时候只能放猪、放牛、放羊。学校老师给我们上美术课,是我最喜欢的。每当读到语文课文里有关画画的句子,我也兴奋不已。很多时候的美术课上,老师教我们画一幅课本的图画后,便让我们自由地画。什么我都想画,春天的布谷鸟,花丛中的蝴蝶,田野的青蛙,森林的野果,岩上的野花,山中缭绕的云雾,早晨东山的红日,傍晚染红山头的夕阳,山坡上成群的牛羊,院坝里大红冠子的公鸡,盖着红色琉璃瓦的彝家新寨,蜿蜒的乡村公路,像阳光一样灿烂的笑脸……我都想

画出来,给老师看,给同学看,给城里的叔叔阿姨看。美的东西应该大家分享。可我画得不像,不好,画纸被我揉皱了一张又一张,我很着急,却没有灰心,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劲,喜欢不停地勾画,不停地涂抹。由于上了图画课,也因为自己喜欢动手练习的缘故,读三年级时,我终于画得比较像样了,我就把我想画的东西一一画下来,同学们夸我画得好,有几幅画被老师选到班级 “小小书书画家”展示栏,有时别的班级老师还请我去给他们的板报作画呢,我感到十分光荣。

这就是我涂鸦的故事。其实这是源自于人爱美的天性,语文老师以前教过我们:“世上并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的眼睛。”可我不仅想发现“美”,更想用画笔把美丽留住,让更多的人明白我“涂鸦”的意图,共同感受生活的快乐与美好。

注:①阿咪,彝语,姑娘的意思。

②阿穆、阿贝、阿普:指妈妈、爸爸、爷爷。

③娥铁:彝语,彝族已婚男子头上戴的一种像独角的帽子

④娥尔:彝语,指彝族已婚妇女戴的像帕子一样的帽子

⑤阿依:彝语,小孩子的意思。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