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作者谈言情小说转型 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桥段不流行了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来源:澎湃新闻

7月31日,女性阅读网站晋江文学城于13岁生日之际在京举行了第三届作者大会,百余名小说作者从全国各地赶来。澎湃新闻与言情、同人等作者分别就网文类型小说的创作进行了探讨,希望借此展现这些网文类型小说作家的创作思路,及其得以“征服”女粉的奥秘。

言情小说从传奇小说到台湾口袋本再到如今的女向网文,一直以来都是梦幻爱情的容器,它经历过一个高度泛滥、低俗化的时期,盛时曾沦为“小黄文”的代名词,此类高度色情的文学还有个别名“肉文”。2014年4月净网行动展开后,所有原创文学网站的下架带有情色内容的小说,通过人工检索、关键字过滤、用户投诉,进行了一场大范围的清理。

晋江,是许多三十岁左右女青年心中缠绕千丝万缕的一个名字,但这样一个老牌文学网站近年来却一度显出颓势。在经历净网行动的整改后,又遭遇了订阅下滑的尴尬。幸而,IP热潮带来了远方影视大陆的希望,诞生了《欢乐颂》《步步惊心》《倾世王妃》《芈月传》《花千骨》等知名原创IP。据透露,2015年开始晋江的影视授权业务产值已高于小说订阅收入,而这其中绝大部分归功于海量的言情小说文库。

那是否言情小说作家就只能写写花前月下?在女汉子满地的互联网时代,言情作品能不能突破那层儿女私情的限制呢?我想吃肉、怀愫、三水小草、石头与水四位言情小说作家表示大部分对言情小说的认识太狭义了,她们写的只是女性主角的故事,有时候甚至与爱情无关。

我想吃肉,本职公务员,2011年开始写文,著有《诗酒趁年华》,影视签约《大家认为爹太抢戏》《奸臣之女》《非主流清穿》

石头与水,著有《欢喜记》《千山记》《美人记》,出版《千金记》

怀愫,本职工作是古董收藏、画廊方面,上海网文作协成员,著有古言《庶得容易》《月待圆时》

三水小草:做过游戏设计,现在做金融投资,著有《还你十六年》,出版《心有不甘》

石头与水。 本文图片:澎湃新闻记者 贾亚男

澎湃新闻:什么契机让你以“言情小说作家”的方式出道?

我想吃肉:其实我们中除了怀愫以外都是BL(Boy's Love)与BG(Boy & Girl)都写的,写作初衷更多的是源于对之前读的作品不满足。当时所有我在追的文全都坑了,所以2009年就开始写《哈利波特》《红楼梦》的同人,后来转向原创。写作对我来说就是构架了另一种人生,能去想象、体会另一种人生,有多活了一辈子的感觉。

三水小草:这个问题特别有意思,因为我跟怀愫开始写文就是因为给“我想吃肉”写同人文,据我所知有七八个作者是因为她开始写的小说,就比方我,喜欢“我想吃肉”的文,就为她写了11篇同人,一共20多万字,其中最长的一篇有一万四千字。

我想吃肉:我想能支持我们写下去的一大部分原因就是有读者小天使吧,有这样的读者会带来极大的成就感,心理上的快感远胜于稿费。虽然我们不能满足她们的所有需求,甚至有时候无法理解她们的需求。

怀愫:我们都碰到过读者反映称“因为看了你写的小说,我也开始写文了”,这种感觉特别奇妙,像薪火相传一样。

澎湃新闻:会不会把个人的亲身经历放进小说里?

三水小草:会,写《心有不甘》的时候就把与妈妈冷战半年的矛盾冲突写进去了,这真实的感受会把你的小说提炼出一些很特别的味道。

我想吃肉:我写那么那么多年也很少把真实的经历直接写进小说里的,我们看到很多情况下你会看到论坛上谁爆料自己的一个梗,很好玩,但这确实没有办法转换成小说。

怀愫:真实经验倒不会直接往里放,但同样的体验与感情会往里放,只有真挚的情感才能让读者感同身受。

澎湃新闻:怎么收集、整合灵感呢?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