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喜剧人》郭麒麟用演技证明与郭德纲的真实关系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郭德纲老板喜欢拿孩子是谁生的开玩笑,前阵子当着明星家孩子面胡咧咧,更往前,把于谦父亲王老爷子这个梗说的出神入化,也终于被于谦老师扳回一局,说郭老板夫人好客,才有了郭麒麟。这类伦理梗,对郭老板来讲,是最正常的艺术表达方式而已。而《欢乐喜剧人》中,郭麒麟用赤裸裸的演技很好的证明了他跟郭德纲的真实关系是什么。

我们先放下郭麒麟,来看看其他几位选手的表现。获得这轮比赛第一的,是常远的开心麻花团队。不知常远是否读了老马上两期的评点,这次终于没有用可能会涉及版权问题的苏德题材,而是搞了一个大家都很熟悉的地铁题材。开心麻花团队的优点是创作团队庞大,能够短时间内组织出不少的笑点密集型作品来。

常远的这个《地铁故事》就是笑点密集型的好作品,讲的是地铁捡钱包的故事,加上让不让座的道德梗,矛盾逐渐升级,且升级速度快,笑点也基本上按着几十秒一个的速度往外边“扔手雷”。有的作品是人成活儿,有的是活儿成人。常远这个,就算是活儿成人。是先有好剧本,然后给了常远去表演。所以,最应该给赞的,是开心麻花的编剧团队。

第二惊喜却在综艺中只拿到了末位的节目是肖旭、肥龙的《一路惊喜》。这个故事讲了北京到齐齐哈尔列车上的一段故事,主人公之间各种阴差阳错,尤其是东北社会大哥的形象塑造,惟妙惟肖。可以说,《一路惊喜》是结构最为完整的,笑点也算密集,作为一部喜剧作品,应该是拿得出手的。为何只能获得末位排名,我很奇怪,难道是我跟不上观众的审美能力了?

表现较为平庸的,则是张子栋的《我要回农村》。这是一个洗脚男冒充心理治疗师反而很成功的反转型故事,整个的大结构没有问题。但张子栋团队作品问题出在笑点牵强上了。这个作品一度冷场,笑点与笑点之间时间差太长了。这是喜剧作品创作的大忌。同时,必须指出,张子栋团队用了太多的闹剧梗,这是非常低端的。比如,最后张子栋跳上橱柜拿拖鞋挥舞的桥段,这是编剧能力非常薄弱的表现。

表现非常平庸的,则是文松的《欢乐健身房》。故事讲的是两个健身教练之间的争斗,用的也都是非常衰老的撞衫梗了。文松除了娘娘腔,拿不出更多的演技来,这是非常可怕的。当年的小沈阳,还能在娘娘腔之外展现演技,文松却只有那两下子,再这个走下去,可能离被淘汰就不远了。辽宁民间艺术团的创作水平忽高忽低,这个《欢乐健身房》很有应付了事的意思。

终于要说郭麒麟的《相声演义》了。小郭用自己没有一丁点的演技水平,很好的说明了,他就是老郭的亲儿子!在《喜剧总动员》的舞台上,郭麒麟就表演过两处舞台剧,当时老马给出的评价便是,全程陪衬,给欧弟做男花瓶罢了,一点演技没有。这个在相声舞台上台风硬朗的郭麒麟,在舞台剧的表演上,问题太大,而且,挤眉弄眼的生理习惯成了绕不过去的坎儿。

老郭也参演过不少影视剧了,也是演什么都嬉皮笑脸,谈不上演技。这种怪现象被称为相声演员干什么都像说相声。其实,像冯巩等春晚专业户,已经诠释过,相声演员是可以演好戏的。比如,冯巩的电影《没事儿偷着乐》,带出来的,是演技,不是相声演员的“往那一杵”。郭德纲和郭麒麟这对儿父子,在演技上,要走的路还很远,估计这也是德云社虽然有自己的电影团队而迟迟拿不出作品的最根本原因所在。

放下演技,来看郭麒麟《相声演义》里边的内容部分,也称不上一个好作品。郭麒麟不过表演了一个民国相声演员带大帅闺女私奔的故事,太单薄,更谈不上什么笑点了。民国舞台剧,容易出彩,可以拿出来做例子的,比如《跨界喜剧王》上刘桦和周晓鸥表演的《九爷》,在比如同一个舞台上杨树林表演的《闯关东》。年代戏,其实很容易做厚重感。可惜,郭麒麟的《相声演义》没有这种厚重,只有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胡闹。

整个德云社,缺少的,都是一种作文传统相声或者传统曲艺形式传承的厚重感。像高晓攀他们那种,特别喜欢口口声声说自己的相声继承传统要特别厚重,但高们的问题是说相声的姿势是跪着的,怎么厚重的起来。德云社这边则不然,从立足之初,就想站着说相声,靠江山父老养活。这是根本性的东西。可德云社一直拿三俗、伦理梗当唯一法宝,甚至推出岳云鹏那种娘娘腔的闹剧型相声演员,离厚重越来越远。这个《相声演义》很好的代表了德云社的整体审美水平,他们离优秀还有一段夜路要赶,先别着急躺下睡安稳觉。

亲密交流,欢迎添加微信公众号:马庆云【xuezhemaqingyun】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