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山寨娱乐引发的思考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近日因作家琼瑶控告大陆编剧于正抄袭《梅花烙》,被判胜诉之后,抄袭风气又引起讨论。然而山寨对中国的影响,也许比人们感受到的更严重。

“一切向前看”

据中国媒体报导,2014年4月大陆编剧于正编的古装剧《宫锁连城》在湖南卫视取得好收视,却被台湾作家琼瑶公开指出,该剧涉嫌抄袭《梅花烙》。虽然于正称剧本没问题但经琼瑶告上法院后,去年12月,北京第三中院宣判琼瑶胜诉,于正被判公开道歉,停止传播《宫锁连城》,五被告共计赔偿500万。一审判决后,五名被告提起上诉。2015年12月16日,终审维持原判。

这起消息引来舆论热议,大多为判决结果叫好,也有人认为赔偿太少。于正过去接受采访的视频片段也再度被传到网上,其中有一段,当记者问:“有很多人会质疑您抄袭,您会介意吗?”于正回答不介意,他认为艺术一定是继承和发展的:“中国电视剧发展那么多年了,你敢说哪一个桥段没被人用过的?”

于正还反问:“什么时候有人告于正抄袭了,从来没有吧?”“它只是一个借鉴,我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这段视频有许多网友留下“听见啪啪打脸声”等类似的留言。

著名编剧汪海林在“影视独舌”官方微博发文指出,“令人恶心的不是于正,而是中国整个影视业的是非观”,文中认为这起事件除了法律问题,还有道德问题,直指抄袭剧本盛行的问题在于:“因为抄来钱快!因为抄省事!因为抄一个现成的,电视台更喜欢!原创多费劲啊,慢,跟电视台解释不清,电视台也搞不懂,当你告诉电视台,我就是抄某部剧的时候,他们秒懂了,他们可能当场就决定要!”

汪海林认为,这种“还算满意的结果”,对抄袭者违法成本偏低,对维权者的成本则太高。他在文中指出,原创是最难的,也是最费钱的。中国有钱能买设备、买创意,“但一个国家的生命力,核心是创造力,创造力是买不来的!”,作为一个文明古国应感到汗颜。汪海林质问:“我们最有钱的影视公司,花了多少钱在原创上?”

他表示,花钱买版权还算有法律意识,但在“一切向前看”的产业思路下,自然会出现“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他最后指出,行业需要道德建设,要有是非观,那种“法无禁止即可为”的说法是危险和不负责任的。

马云:精品业很荒谬

编剧汪海林点出的这些问题,其实不仅在娱乐界,中国各个阶层都存在同样的问题。学术界的抄袭论文消息时有所闻,上海复旦大学今年也传出校庆标识和宣传片涉嫌抄袭一事。中国2022年冬季奥运主题曲“冰雪舞动”也被发现有抄袭迪士尼动画《冰雪奇缘》的主题曲“Let it go”的嫌疑。

另外,日前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赞同中国互联网管得好,认为出现了假货、欺诈,所以更应管理网络的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他旗下的淘宝网,在今年1月被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发现其正品率仅有37.25%,从手机、玩具、服装,到化妆品等均有假货。

同时在今年5月,旗下拥有GUCCI、YSL等精品的法国开云集团(KERING SA)控告淘宝网卖假货。马云在接受美国《富比士》杂志(Forbes)专访时,语气强硬地表示绝不和解:“我宁可输掉这场官司,宁可赔钱”,“但我们会赢得尊严和尊重”。他甚至反讥GUCCI卖太贵,精品业以数千美元的价格销售皮带、配饰“很荒谬”,他还要对方反思自己的经营模式。

面对卖假货的批评,马云曾反驳,25块钱就想买劳力士手表,这是也不可能,是消费者自己太贪了。这番理直气壮的言论造成舆论哗然。

山寨下的伪劣假货

山寨成为风气,除了影响到国际观感,容易买到假货,时常看到相似电视剧及和国外几乎一样的综艺节目之外,抄袭风气的危害可能比人们想像中的严重。

财经评论人柳红在2013年世界知识产权日时,写了一篇长文指出,“一个国家怎样对待抄袭,决定了很多事项。”文中提到在常常上演着强拆、枉判命案的中国,抄袭恶果,虽不血腥,却深深地腐蚀社会和人心。“抄袭和假冒伪劣相连,已经酿成了巨大的社会灾难,人人都是受害者,只不过绝大多数人身在其中不自知而已。”

柳红的这番话,让人想起中国的伪劣假药、假鸡蛋、假米、假包子等各种黑心食品,这些现象可视为是在利益优先,山寨成风下的产物。

柴静的雾霾调查《穹顶之下》,诉说中国人“同呼吸共命运”,但在少许较不受雾霾影响的地区,人民还可以好好喘口气。只是这个严重的山寨文化,所带来的影响,却让全中国同山寨共命运。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