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北调一周年 一大问题官方隐瞒至今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开闸放水”整一年,北京仍然处于缺水状态。

12月27日,中国大陆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开闸放水”整一年。然而,北京虽有约1100万人喝到“南水”,却仍然处于缺水状态。更有消息指出,北京民众喝的“南水”有重金属污染的严重问题,而官媒却对此一直隐瞒。

据陆媒《新京报》报导,截至2015年12月24日0时,近一年来约8.66亿立方米“南水”入京,包括城区及门头沟城子地区,和通州、大兴及昌平部分地区的1100万市民喝上“南水”。

然而,北京的水资源总量仍然“入不敷出”。报导称,从2005年到2014年,北京市水资源总量呈逐年下降趋势,供水总量却以每年平均0.58亿方递增。市南水北调办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北京市人均水资源量仍仅有150立方米左右,远低于国际公认的缺水警戒线。

事实上,按照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预期计划,年调水量应高达95亿立方米,其中北京市12.4亿立方米(13%),天津市10.2亿立方米(11%),河北省34.7亿立方米(36%),河南省37.7亿立方米(40%)。而在过去的一年中,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一共只调水21.56亿立方米,只占95亿的23%。

究其原因,水利专家、环境专家王维洛指出,仅从技术层面讲,中线工程采用明渠输水就是最大失误。王维洛刊载在《动向》杂志2015年12月号上的一篇文章说,采用明渠输水,只有在阻力极小和输水中不含泥沙的理想条件下,才能达到预计的调水量。但是,南水北调工程施工质量差,表面粗糙,距离光滑表面的要求甚远。加之水中含有泥沙、冬季明渠会结冰等问题,“问题的关键不是水是否能流到北京,而是有多少水可以流到北京。”

“一泓清水”却污染严重

除了调水量低,“南水”还有被污染的问题。《新京报》的报道承认,“南水”源自丹江口,经河南、河北流至北京。一路北上,气候、地理条件发生变化,也会出现高藻现象等问题。从今年4月至11月,由于季节及气温变化,“南水”曾出现持续7个多月的高藻现象,致水中产生“土腥味”。

北京市自来水集团新闻发言人梁丽称,自来水厂提高制水工艺,通过臭氧氧化和活性炭吸附等方式,去除水体剩余藻类。

市民喝的“南水”看上去虽清,也去除了异味,但不能掩盖的事,这些水在工程源头丹江口水库就已被重金属严重污染。

王维洛指出,南水北调中线通水后,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现任副主任、大型工程生态安全领域首席研究员张全发带领的研究团队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该研究显示,2007-2010年丹江口水库部分时段水质为V类水,重金属铅和砷超标,其中铅含量超过世界卫生组织的限值约20倍。目前,张全发所带领的团队,还在对丹江口水库水质进行持续监测。

而官媒却从始至终的报道称,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丹江口水库水质保持优良。

张全发曾向《南华早报》表示:丹江口水库的水能不能喝,不是一个他能够回答的问题?!

南水北调——一场生态浩劫

美国科学院的院士、1998年普里兹奖得主贾德·戴蒙(Jaleaed Diamond),在他的著作《大崩坏》中指出,南水北调工程将会导致污染扩散、江水资源失衡,造成生态浩劫。

另有专家们表示,南水北调工程诱发的地震等自然灾害将严重危害沿线百姓的生命安全。刘素梅、徐礼华等多名中国地震专家曾在《国际地球物理学报》上发表文章预期,南水北调中线项目的水源地——丹江口水库,一旦大坝加高,有可能触发4级以上的地震活动。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