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村妇组团“约炮” 记者过年返乡见闻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中国大陆人性病态扭曲?有记者写下过年东北村庄返乡见闻称,乡村已被城市化、物质化碾压成“空心化”,不仅传统孝亲观念荡然无存,老人被打骂频率渐高,甚至有妇女在拜金、攀比心态驱使下,谋画组团“约炮”,专“钓”有钱人。

在财经杂志刊登这篇题为“一个病情加重的东北村庄”的文章指出,在东北,过年越近,老人们的生活越发孤单和悲催,挨骂被打的间隔也更短了。频率最高的一句诅咒是——“老不死的东西,你怎么不早点走(去世)了。”.

田婆已89岁高龄,儿孙算起来超过30人,却没有一个人在大年初一陪她聊聊天。新年的第一天,最先来看她的,是村里一位比她小五岁、比她更孤独的老人。直到大年初二,每个儿子分别送来了200元。在一年中,除了送200元以外,儿孙再很少出现。

文章称,为了让老人死的迅速而又悄无声息,一些狠心的儿媳还会在食物上动动脑筋。通过在一日三餐上节食减量,让老人在长年累月的自然饥饿中走向死亡。

此外,文章披露,2016年过年,在家里的老人们生不如死、正遭活罪之时,几个农家妇人在密谋著一场向外省远征的组团“约炮”:通过微信,她们在陌生的群里与自称“很有钱”的外地人夸夸其谈,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但已被“有X套房子、有X辆车、有大把花不完的钞票”的条件所吸引,她们也刻意地把自己的年龄缩小了几岁甚至十几岁,并时刻准备着一场声势浩大的“见面”——如果对方条件好,她们便不回村。

另外,文章还称,村里的过年宛如在一场攀比和竞赛,不仅杀年猪在攀比,放鞭炮也在攀比。除夕夜里11时,是各户烟花整齐绽放之时。这时的竞赛,变成了谁家的烟花漂亮,喷射的高,绽放的美丽。落败者,会心有不爽地暗下发狠,明年我一定在烟花上超过你。

文章说,在村人的思维中,宗族传统权威早该被打破,唯有自身钱包很鼓的人,说出的话才具有分量,才能服众,才理应被推崇为德高望重。这种逻辑极为简单:有钱人,就是成功的,也一定是最正确的。近十多年来,风气每况愈下,利益崇拜,砍树刨根,贪利图逸,不思进取,宗族约束力完全凋零,传统礼教全线崩裂。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