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乱了套 让军队强奸妇女当薪水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日内瓦(2016年3月11日)——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周五发布了一份关于南苏丹的新报告,“通过骇人的细节”描述了大量恐怖人权侵犯,包括政府采取的“焦土政策”,以及蓄意针对平民实施杀人、强奸和劫掠行为。

尽管自2013年12月战乱爆发以来,冲突各方都实施了严重的、系统性暴力侵害平民的模式,但报告称,考虑到反对派武装的衰弱,国家行为者在2015年承担着最大的责任。

性暴力的规模尤其惊人:去年五个月内,也就是2015年4月到9月,联合国仅在南苏丹十大州之一——拥有丰富资源的联合州,就记录了1300多起强奸报告。可靠的消息来源指出,与政府联盟的一些团体获准以强奸妇女来代替薪水,不过反对组织和犯罪团伙也一直在猎捕妇女和女童。

“性暴力的规模和类型——主要是政府的苏丹人民解放军和附属民兵所为——在描述中呈现出骇人而不堪入目的细节,同样被描绘的还有那些屠戮平民、破坏财产和生计的人几乎是漫不经心但又有所算计的态度。”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表示,“然而,报告中描述的强奸和轮奸的数量肯定只是真实数字的冰山一角。这是全世界最恐怖的人权状况之一,强奸被大规模地用作恐吓和战争工具——然而它或多或少不在国际关注范围内。”

新报告是评估小组的工作成果,他们在2015年10月至2016年1月期间被高级专员派往南苏丹,此举遵循的是人权理事会2015年7月的一份决议。它主要聚焦于受灾最严重的联合州和上尼罗州,以及冲突波及的西赤道州和中赤道州。新的报告从非洲联盟调查委员会和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早先的多份报告出发,同时特别关注了2015年期间的侵犯现象。

南苏丹的人权状况自2013年12月冲突爆发以来就急剧恶化。已有200多万南苏丹人流离失所,数万人被害,而冲突各方尚未成立他们去年8月在和平协议中许诺的民族团结过渡政府。这个全球最年轻的国家诞生五年来,近半时间都处于冲突中,其人民遭受的苦难无比巨大。

报告称,2013年起,冲突各方都实施了“对平民的攻击,强奸和其他性暴力犯罪,任意逮捕和拘留,绑架和剥夺自由,失踪,包括强迫失踪,对联合国人员与维和设施的攻击”。考虑到指控的范围和深度,它们的严重性、持续性和反复出现,以及做法上的相似性,报告总结道,有合理理由相信,这些侵犯可能构成战争罪和/或危害人类罪。

报告称,绝大多数平民伤亡似乎不是实际战斗造成的,而是来自于蓄意对平民的攻击。在一些镇和有战略意义的县,冲突模式是攻击-撤退-反击。每次一个地区易主时,控制者就会根据族裔身份,审判、杀害或流放尽可能多的平民。

一些最严重的侵犯于2014年春天发生在联合州的班提乌(Bentiu)和路博卡纳(Rubkona),当时与反对派结盟的武装团体进入这两个镇,杀死了数百名试图在战乱中避难的平民。“难民聚集地……经常变成名副其实的平民陷阱。”报告写道,“教会、清真寺和医院也未能免受攻击。”

杀人、性暴力、流离失所、破坏和大规模洗劫贯穿2015年全年,未曾缓解。那时,联合州的反对派武装几乎或完全没有抵抗,在苏丹人民解放军的进攻前逃跑,留下了平民。报告记录了恐怖证词,一些被怀疑帮助反对派的平民——包括儿童和残疾人——被活活烧死,在容器中窒息而亡,被射杀,从树上吊死,或被砍得肢体不全。一名妇女告诉小组,她被脱光衣服,当着子女的面在路边被五名士兵强奸,然后又在树丛中被更多男人强奸,回去的时候孩子们已经失踪;另一人在丈夫遇难后被绑在树上,被迫看着15岁的女儿被十名士兵强奸。多名妇女表示,她们在离开联合国保护营寻找食物的途中被强奸;另一些人则被绑架,在军营中以士兵“妻子”的身份受到性奴役。

性侵犯的性质极其残暴,试图抵抗的妇女,甚至是直视施暴者眼睛的妇女,有时都会被杀害。“如果女孩年轻貌美,就会有十来个人实施强奸;年长一些的妇女会被七到九个男人强奸。”一名证人解释道。

报告称,强奸的普遍性“反映了它在冲突中的使用已成为苏丹人民解放军士兵及其附属武装民兵可以接受的做法”。妇女和女童“被视为商品,士兵带着她们和平民财产一起在各个村庄之间移动”。一些人被迫与侵犯者结婚;另一些人在强奸怀孕后面对着成见和家庭暴力,这让妇女不愿意报告犯罪。报告说,所有这些都反映,强奸已成为恐吓和惩处平民的蓄意战略。

儿童承受着暴力的冲击,在本次冲突期间被残伤、强奸、征召参加敌对行动并被杀死,2015年报告的侵犯行为急剧上升。联合国收到的报告显示,冲突开始以来有702名儿童遭遇过性暴力事件,一些轮奸受害者最小只有9岁。政府和反对派武装都使用过包括十几岁少年在内的青少年武装团体。有报告称,617名童军在2014年期间被招募,不过这个问题的严峻性可能远超于此,因为还有报告称,自联合州暴力开始以来,数千名儿童被反对派武装从家畜驯养营征召。

卫星图像证实了2014年和2015年联合州南部和中部村镇遭到政府军及民兵系统性破坏的说法。报告总结道,它“反映了一种蓄意的战略,对生活在该地区的平民剥夺了一切形式的生计或物质支持”。在上尼罗州的马拉卡尔(Malakal),2014年有多达9878座住宅遭到破坏——占该首府城市的近四分之一。这种广泛破坏完全不能用军事必要性来解释,似乎是一种有组织的劫掠形式。焚烧作物,抢夺牲畜,洗劫和破坏粮食库存,这也导致了联合州那样的饥荒。

批评意见继续被噤声;2015年,至少七名记者被害,有许多活动人士被捕。“民间社会行为者、人权维护者、人道主义人员、记者和纸质媒体,甚至是联合国职员也受到政府威胁、恐吓、骚扰、拘留,某些情况下最终死亡。”2015年4月至10月,仅在联合州就有至少13名人道主义工作者遇难。2015年7月,反对派武装故意向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为马拉卡尔流离失所平民安排的驻地射击,导致多名逃离暴力的人员死伤。

报告审查了南苏丹司法行政问题的巨大挑战,特别是这个面积为法国和比利时总和的国家在首都之外没有一条铺过的路。报告称,该国一直“长期未能确保一丁点的问责……大赦或豁免已成常态”。监狱很容易逃脱,法院破败不堪,英语是法律系统的官方语言,但少有人说英语,法律书籍稀缺,一些律师和检察官已经因为战乱逃跑。报告称,因此,没有人记得警察曾经因为首都的谋杀事件逮捕过任何人。

报告建议,人权理事会继续监测该国事态发展,考虑成立一个关于南苏丹的专门机制,报告实现问责和人权状况方面的进展。

报告还呼吁民族团结过渡政府——一旦成立之后——采取有效行动,制止当前的侵犯和践踏儿童权利行为,并防止其再度发生,消除性和性别暴力,促进并尊重民间社会的作用,包括确保见解和言论自由以及和平集会自由受到保护。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