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色情小卡片江湖 里面的水究竟有多深

随着和颐酒店女子遇袭事件的不断发酵,由来已久的涉黄小卡片现象再次引入关注。甚至有传言称,该事件起因亦与此有关。实际上,涉黄小卡片在全国不少地方都存在,有的城市甚至不仅出现在酒店房间,连大街上都随处可见。

记者在成都多个街道,尤其是九眼桥、兰桂坊等地发现地面存在类似小卡片。夜幕降临后,一名中年男子骑电动车经过,随手将卡片撒在路面后,扬长而去。路面上只剩下画面暴露、文字露骨的小卡片。

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和颐事件折射出的是经济型酒店行业的乱象,行业内涉“黄赌毒”的纠纷不在少数,防止“小卡片”(色情服务宣传单)的传播曾经让一些酒店业者付出沉重代价,甚至有时酒店业者与色情服务业者有所“串通”。而如家此前被曝出的“毛巾门”和假发票事件则更反映连锁酒店业低成本运作、急于回本的弊端。

和颐事件打开的只是窥见真相的一个“缺口”。

谁在发小卡片

“他们知道你是男还是女”

近日,ID为“弯弯_2016”(下称“弯弯”)的微博用户连发数篇微博,并上传“20160403北京望京798和颐酒店女子遇袭”的视频。文章和视频内容主要为讲述其4月3日在北京出差期间入住该和颐酒店时,在酒店房间外遭遇“劫持”未遂,但相关酒店在事发前后一直保持“冷漠”的态度。

尽管目前还未有官方定论,但有不少消息指,“弯弯”被陌生男子拖拽或与色情服务业者认错对象有关。

那么缘何色情服务业者会出现在和颐?工作人员为何漠然无视?

“这背后是个行业问题。我们做酒店多年,都知道,几乎大部分连锁酒店业者都遇到过发送‘小卡片’的事。这些色情服务业者或以住客身份或直接到酒店发放卡片,在这个过程中总能吸引到一些消费者,于是酒店必然成为这类交易的场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酒店业管理者表示。

采访过程中,大部分受访者都表示在酒店遭遇过色情服务电话或“小卡片”骚扰,这在经济型连锁酒店尤其频繁。

“实在很恶心,深更半夜要睡着的时候来电话,或塞一堆卡片。我都说了我是女性,我不需要,结果对方表示还有男性从业者可以服务女性客人。”吴梅(化名)愤怒地表示。

“这还不算什么,有时你接了电话或看到卡片会发现,他们简直是‘精准营销’,对方知道你是男或女,会根据你的性别提供不同的服务宣传单。”一直在外出差的创业者梁斌(化名)告诉记者。

而此次发生女子遇袭事件的和颐酒店也存在“小卡片”问题。

“我在这里住了一两个月了,经常看到‘小卡片’出现,还有些说不清身份的人进出。”一位来自广东、已在涉事和颐酒店住了一段时间的女住客小雅(化名)4月6日说。

阻止发卡片啥后果?

工作人员遭暴打常常发生

在采访多家连锁酒店企业后,媒体报道称,“小卡片”就是酒店经营中的一个“痛点”,之所以会出现上述现象,主要有两种情况:第一,酒店从业人员根本就是“同伙”,其甚至私下透露了客人的信息,使色情服务人员能“精准营销”,曾经发生过保安与色情从业者“串通”分成的事,这在东莞地区的酒店曾非常盛行。第二则是酒店业者反对“卡片党”进入酒店,可惜根本难以控制。

“我们要求严查住客身份,对不明来历者禁止进入酒店,可在实际操作中很难。这些‘卡片党’背后都有一群人,他们甚至有自己的帮派,我们一个90后员工有一次值班,就遇到‘卡片党’,他很明显要进入我们酒店发卡,员工制止了。‘卡片党’说‘我们都不容易,你就让我进吧’员工还是制止了他,结果他非常愤怒地拿出电话打算叫一群‘兄弟’来,可能当时‘兄弟’们有其他事情,最后并没有出现,否则我们员工就很危险。”亚朵酒店市场总监格桑说。

“这类事情非常多,我们都遇到过,如果工作人员要制止‘卡片党’,常常会遭遇被暴打的事情,随后很多工作人员也就不愿意管了,如果是那些‘串通’的酒店人员那就更不会理会了。虽然可以报警处理,但这些‘卡片党’过不多久就会被放出来,而且他们都是团伙,改天还会换人继续来酒店,酒店业者难以制止。”在某品牌酒店工作多年的一名管理层张伟(化名)坦言。

甚至有酒店业者,还付出过“血”的代价。

据桔子水晶酒店创始人吴海透露,其麾下的某一家桔子水晶酒店内,因员工阻止发放黄色“小卡片”者,结果两名酒店工作人员被捅伤,其中一名26岁的员工在抢救室抢救5小时后才脱离危险。而且该“流血”事件也并未制止“卡片党”问题,之后这类人群依旧出现在酒店,而酒店工作人员已经难以控制了。

张伟指出,靠酒店的“人治”已经很难了,只能通过硬件设施来起些作用——比如将酒店的门做密封条处理,不让卡片塞入客房。但这样的措施也是有限的。

急回本之困

存在问题的经济型酒店不少

低成本和急于回本则是造成经济型酒店业乱象的主要诱因。

在采访中,部分酒店业者给出了另一个情况——有时候,酒店业者既不阻止也不推动“卡片党”,而是任由其自由发展。因为非法色情交易的发生可以增加酒店的入住率甚至是客房价格。

“我们看到这几年,经济型酒店行业的入住率和客房价格都在下滑,如果有色情交易发生,不排除可以拉升酒店的收益。尤其要注意的一个问题是,由此会产生‘钟点房’效应,‘钟点房’能使酒店的入住率超过100%,这就好比‘翻台率华美首席知识专家赵焕焱透露,举个极端的例子——你一家酒店如果住满,那就是100%入住率,如果所有客房都因为‘钟点房’而在半天内换了一批客人,就相当于200%的入住率。因此市场走低之下,很多酒店也愿意自然接受‘钟点房’和一些还不算太粗暴的‘卡片党’。”

公开数据显示,如家近几年的一些关键指标有所下滑。如家2014全年度的酒店入住率为83.6%,同比减少2.5个百分点;RevPAR(每间可借出客房产生的平均实际营业收入)为人民币138元,较2013年同比减少2.8%。2015年的如家年报数据显示,其全年总营收约66.7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0.2%。

记者采访了解到,这几年人工成本每年递增,连锁酒店需要一定的“人房比”,即一家酒店对应多少服务人员,所以酒店的成本压力很大,而为控制成本,不少酒店请的都是廉价人工,因此从业人员素质整体降低,这也给酒店管理带来隐患。此前发生过如家的“毛巾门”事件,当时如家员工被曝用擦完马桶的毛巾再擦茶杯。而类似这样的卫生隐患不仅存在于如家。

“酒店的各类成本上升,尤其是在这几年,数千家的酒店物业可能要到期,届时一大批的经济型酒店面临涨租金的问题,而行业的投资回报期已经从以前的3年延长到了5年以上,因此更多的业者想要缩短投资回报期、赚快钱,于是我们看到一些酒店业者转做投资回报期只有1~3年的公寓,或者一些业者无奈接受‘钟点房’,又或者有些酒店业者在还没有获得证照的情况下就急于开业,提前开始赚钱,结果发生纠纷或开不出发票。”亚朵酒店创始人王海军指出。

“有缺乏证照、手续不全等问题存在的经济型酒店不在少数,说句坦白的话,你知道为何那么多本土经济型酒店要到海外上市?因为海外投资者不懂中国的酒店需要什么特种行业许可证,你证照不全,但只要有规模,一样可以到海外股市讲故事,但在国内就骗不了证监会。说到底,大家都想赚快钱,结果导致手续、卫生、安全等隐患不断。”进行连锁酒店投资和咨询业务多年的何平(化名)透露。

民营酒店不景气,

集体拥抱国资酒店

就在因和颐酒店女子遇袭事件陷入舆论漩涡的同时,与如家有关的另一事件却被忽视。4月4日,首旅酒店集团发布公告称,已完成对如家酒店的私有化购买交割,交易完成后,如家酒店将成为首旅酒店的全资子公司。

据公告称,4月1日,如家酒店集团与首旅酒店(开曼)完成合并。首旅酒店通过现金及发行股份方式,以110亿元购入如家酒店集团100%的股权,其中包括对沈南鹏、梁建章等原始股东的股权收购。与此同时,如家酒店集团的美国存托股份(ADS)已停止在纳斯达克进行交易。

按照相关排名,如家2810家酒店位列第一,首旅酒店以166家酒店位列14名。行业第一被行业第十四收购,此事引起业内人士的关注程度,远胜于和颐酒店女子遇袭事件。“首旅收购如家是在和颐酒店事件之前,因此对收购不会有太大影响。”赵焕焱告诉记者。

而上海师范大学酒店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李伟清也更关注首旅酒店对如家的收购。“首旅对如家的收购,使得如家完成了收益最大化。”李伟清说,如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时融资仅1.09亿美元,如今收购价高达110亿元人民币,“对如家来说,比较圆满”。

“民营企业是很现实的,如果自身发展遇到困境,又有人愿意出高价收购,那就会出手。”李伟清说,如家目前的效益并不乐观,“首旅以这么高的价格收购,到底值不值,还需要市场验证,我个人认为价格太高了。”

如家并非第一个被国资酒店收购的经济型酒店,李伟清认为,民营酒店拥抱国资酒店,“本身就说明国企酒店已经看到自身短板,对自己的战略布局进行调整”,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当前经济型民营酒店行业的衰落。而赵焕焱则认为,“国有企业的机制差于民营,但是在管理要求上可以有所加强。”

本文由网友发布,版权归原创作者,仅供个人学习参考,详见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0

站点公告

外教招聘 签证办理
没有账号?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