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民众存款不翼而飞 银行内鬼盗刷银行卡

在大陆,银行卡被盗刷的新闻屡见不鲜,受害者少则被盗刷数千元(人民币,下同),多则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媒体最近曝光有银行内部人士向犯罪团伙提供银行卡号、手机号、身份证号码等信息。这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链遍布全国多个省市。有评论指大陆银行黑幕重重,已危及大陆民众基本的财产安全。

海口市的一名普通职工李女士,前后将10万、15万分别定期存入银行,然而一年多以后却发现这两笔定存的钱和3万多利息都消失了,辛辛苦苦赚的血汗钱存在银行里却没了。

哈尔滨一位林女士的手机突然接到两条信息,显示她银行账户里的4万元,被两次“消费”了,卡里只剩下1.8元。她说,她的银行卡和身份证都在身边,可是钱却被盗刷了。

大陆媒体记者经暗查发现,盗刷卡团伙掌握了大量的银行卡信息,几乎涵盖中国所有省份,其中上海38,000条,山东150,000条,浙江40,400条,总量足足有上百万条,并涉及到身边的各大银行。经验证,发现这些信息都是正确的,包括银行卡的密码。

这些个人最机密的信息怎么会流出去呢?近日媒体曝光,一伙被抓的盗刷银行卡犯罪人员供述,有银行内部人士向其提供银行卡号、手机号、身份证号等信息。

该报导称,以前各种关于盗刷卡的报导,如改装POS机、改装ATM、伪基站电信诈骗、高端木马等,都不如银行内鬼提供的完整数据源来得快,这是造成今天大规模的信息泄露的根源。

银行身为“国家金融机构”,近年来却频繁出事,内外勾结,致使民众血本无归,账户存款不翼而飞。甚至通过银行柜台去办理的业务也会出事。

柜台存款不翼而飞

《钱江晚报》2015年12月6日报导,储户一年前在银行柜台办理的存款单,一年后被告知这些存款单都是假的。受害者为5位浙江绍兴的储户,他们共损失2,323万元。

浙江储户袁园2014年11月3日,在山东滨州市滨城区农村信用合作社渤海五路分社存入350万元,为一年定期。到期后该银行工作人员称存款单是假的,账户中也没钱。袁园出示的银行卡交易明细显示,2014年11月3日,转账存入350万。据悉,当天巨额存款就被人以现金提取,网点显示是滨城区渤海五路分社,并标注有操作员号。

除袁园外,从2014年10月开始,有大约11名储户都在该银行办理存款手续,每人存款金额从百万元到千万元不等,总金额高达约6,200万元。这些储户都是通过中介人在该银行办理了“贴息存款”业务。

浙江杭州联合银行有42名储户银行存款9,505万元,被银行柜员在20多天内转入他人账户,这些储户账户上的存款一分钱都没有剩下。浙江义乌刘先生,存入某国有大行250万元,最近发现存款也没了,账户上只剩4元钱。

除个人外,企业也不例外。在武汉,包括东风汽车公司社会保险中心在内的多家大企业6.3亿元银行存款被盗取,涉及中国建设银行、中信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广发银行、华夏银行等6家银行。

这次武汉多家大企业银行存款被盗案件,是在“操盘人”(即主犯)、中间人、银行内鬼和存款企业相关负责人等各角色密切配合下完成的。操盘人先与银行内鬼勾结,在银行内设计好作案流程,由中间人介绍存款企业,将企业存款存到指定的银行,再由银行内鬼采取伪造金融票证、私刻存款单位银行预留印鉴等手段挪走资金。

在武汉的案件中,有1亿元银行存款中,存款单位财务总监获得650万元的好处费,中介方获得使用一部分资金以及高昂中介费,而银行内鬼获得45万元的好处费,当然,大头都被“操盘人”拿走。

盗贼猖獗“内鬼”起到关键作用

在上述银行存款被盗案件中,银行内鬼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可是,为什么银行内鬼敢冒着被判刑坐牢的危险呢?其实,银行内鬼并不认为自己会坐牢,因为私自挪用银行储户存款的行为,在银行已不是什么秘密了。大家都在做,就不以为是犯罪了,而且出事被抓的往往是少数不走运的人而已。

时事评论员任重认为,“内鬼”之所以猖獗,是因为犯罪成本低。首先银行监管不力,“内鬼”作案都不是第一时间被发觉,结果胆子越来越大,犯罪金额越来越高。其次警方的不作为,甚至同流合污更给“内鬼”壮胆。受害储户很多报案都不了了之。

大陆就是这样无法无天。虽然《储蓄管理条例》中明确表示,“国家宪法保护个人合法储蓄存款的所有权不受侵犯”,而且工商银行、农业银行等银行也有对存款的保管责任规定。但对存款冒领、丢失应如何处理均没有具体规定。所以,储户账户存款丢失后,索赔追回几乎不可能。

任重表示,财产安全是人权的基本内容之一。但大陆民众存在银行的钱,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足以见得大陆社会已经混乱到何种程度。

本文由网友发布,版权归原创作者,仅供个人学习参考,详见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0

站点公告

外教招聘 签证办理
没有账号?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