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新总统对华示好真的可信吗

随着现任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离6月30日的卸任日期越来越近,下任菲总统杜特尔特也愈发引起人们的关注。这位在总统大选过程中被称作“菲律宾版特朗普”的政客以“能说”和“敢说”著称,他在南海问题上的看法与立场也令不少人耳目一新。近日,即将上台的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称菲律宾不会依赖长期安全盟友美国,显示要在解决中国和南中国海争执问题上有更大程度的独立性。他说:“这条路将不依赖美国。而且这条路线只为菲律宾的利益服务,不是为了讨好什么人。”

不仅是杜特尔特,近期菲律宾国内的不少专家、学者和高层官员也频频呼吁政府,“心平气和”地以谈判手段解决同中国在南海方向上的矛盾与争端。一时间,我们似乎重新看到了中菲关系回暖和有效解决南海问题的无限可能性,许多国内外舆论之声都认为这是杜特尔特在向中国发出善意与示好之声。不过,现任总统阿基诺在任期内的种种作为,包括提起“南海仲裁案”将中国诉至国际法庭、加强同美日军事合作关系、在菲国内煽动反华示威……其早就使菲律宾“伤透”了中国的心。那么,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对中国的近似示好举动真的可信吗?中菲关系能否就此顺利回暖?请看花熊的分析:

一次变卦即等于“狼来了”——北京需谨慎对待“突如其来”的善意

客观地讲,尽管国与国之间的游戏规则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但任何国家对于他国的突然变卦或翻脸都会刻骨铭心地永记心头。粗略回顾近年来的中菲两国关系,其确实可配得上“曲折起伏”这个词,主要是阿基诺三世政府在南海政策上各种背信弃义的后果。

2011年,阿基诺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曾受到中方的高规格接待,他在与中国领导人亲自签署的两国联合声明中明确提出“将通过和平对话处理争议”。但是在2013年,阿基诺在未同中国商量的情况下,毫无预警地将中国诉至海牙国际法庭,单方面提请仲裁庭对南海进行仲裁,这几乎令两国关系受到了毁灭性伤害。随之而来的,就是菲方积极地搭上了美国“亚太再平衡”和“重返亚洲”的这班车,以军事和安全合作的名义使美国更加便利地介入南海争端。显然,中菲关系之所以跌至谷底,菲总统阿基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事实上,对于中国来说,在“全面外交”和“真正的不结盟”政策指导下,我们并不过分追求和期待某个国家会实施完全倒向中国的外交政策。从这个角度来讲,花熊其实十分认同前任菲总统阿罗约的“平衡外交”政策。阿罗约在任期间,其全面发展同中国的关系,促成了中菲多项政治经济合作。在保持对华友好的同时,菲方也与美国有着良好互动,于经贸领域和美国合作良多,极大地促进了菲国内的经济发展。其时,菲律宾人民平均薪资上涨11%,外国投资增加了26%,国内罢工现象减少了一半。

反观现任菲总统阿基诺,在其6年任期内,菲律宾确实实现了东南亚屈指可数的经济增长。2010至2015年,菲平均经济增长率达到6.2%,超过他的5位前任。据菲国家经济发展局公布的数据,2015年菲律宾的GDP增幅在亚洲各经济体中仅次于印度、中国及越南。然而,这份看似惊艳的经济成绩单却并未得到菲律宾人民的买账。原因很简单,即贫富差距反而被拉大,菲国民生问题因贫富差距巨大而愈发严重。我们不禁要问,钱都去哪了?

菲落后的基础设施、卫生、教育、农业和不够普及的金融服务使得穷人脱节于经济增长。阿基诺三世2010年当选总统时在反腐败和经济发展问题上作出过承诺,但菲律宾的状况令人失望,依然面临着物价高、收入低、就业难以及贫困等问题。阿基诺三世当初描绘的美好愿景,已渐渐破碎。菲律宾媒体无奈地感慨:“这样的总统足以让我们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显然,身为“诞生”自公民大选的一国总统,其最应该看重的就是菲律宾人民对其的信任与支持。在社会民生问题上让菲律宾人感受不到实惠的总统自然难以获得支持。在菲国内,阿基诺早已因过分注重同中国于国际政治领域的博弈,忽视了发展国内民生而广受批评。

同时,阿基诺一头倒向美国的外交政策并未换来美国与菲方更大规模的经贸合作。原因很简单,即美国看重的只是菲律宾因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而带来的南海影响力,白宫才不会背负起令几千万菲律宾贫困人口脱贫的沉重负担,这等于在拖美国经济的后腿。

如此看来,阿基诺为换来同美国的亲密关系而牺牲了菲国内民生和自己的支持率,更严重破坏了阿罗约政府留下的对华友好的政治财产,自己阻断了与中国开展大规模经贸和基础设施建设合作的道路。究竟是否值得,想必今天大部分人都能做出合理的判断。

然而,阿基诺三世的突然变卦和在南海问题上造成的巨大阻力足以令中国大幅度放弃和修改过去阿罗约时期的对菲政策。而且,想要修复这种遭到破坏与倒退的外交关系无疑是极为困难的。

从最好的方向来假设,无论即将上任的新任菲总统杜特尔特怎样竭力修复对华关系,表现出同中国重新修好的友善之意,已经吃过一次大亏的北京依然难以在短期内毫无顾忌地接受这份善意。毕竟,谁都怕再次受到“背叛”,北京必然产生犹豫,即杜特尔特的对华示好是否真正可信?而菲律宾或将跌入“狼来了”的对华外交困境,短期内想重新展开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种种合作将极为困难。

关系顺利回暖?——菲方或面临数道障碍

同上文一样,我们依然从最好的方向来设想,即杜特尔特愿真心与华修好,且愿在没有美国等域外势力干涉下以谈判的方式同中国解决南海争端。也就是说,其等同于彻底否定并推翻了阿基诺政府的对外政策。那么,菲律宾或将面临不少障碍。

首先,菲律宾警方前情报首长曾警告称,一旦杜特尔特赢得总统宝座,恐触发菲国军、警联手发动政变。军方与警方暗示,甚至严肃考虑,若菲律宾最终由象征政治极端势力的杜特尔特集团掌权,他们不能容许被这样的政权接管。

众所周知,菲律宾军方一直都受到美国的极大影响,特别是这些军方将领大部分都是美国学院毕业的,所以在思维领域与美国有很密切的关系。同时,正是借由在南海问题上同中国的争端,菲军方获得了来自美方的馈赠与合作,这些对于实力相对弱小的菲军来说已经是颇有分量的收获。

如果说杜特尔特突然大幅度修正对外关系,尤其是大力对华修好,同时与美国保持距离,那么军方获得种种好处的通道与空间就将被压缩。显然,军方肯定不乐意自身利益受损。于是乎,军队和警察将是横在杜特尔特面前的一道坎。

其次,菲律宾国内民族主义情绪在阿基诺政府的宣传煽动下已被点燃起来,不少菲民众都将中国视作不友好国家。在这种情况下,杜特尔特及其政府团队若想改善同中国的关系,就必须努力而细致地向民众进行解释。否则的话,其甚至有背上“软弱卖国”的骂名。

因而我们也可发现,杜特尔特在南海问题上还是有保留的,如表态不放弃对黄岩岛的主权,希望先通过多边谈判解决争议等。从某种角度来说,这其实也是在迎合和试探菲律宾百姓的接受底线,以免因政策剧烈变动引发民间不满。

第三,身为在南海问题上利用菲律宾的国家,美国必然希望菲方能够继续担任“亚太再平衡”政策的关键棋子,保持对中国的压力。事实上,奥巴马也曾亲自打电话建议杜特尔特等待南海仲裁案的结果,其很清楚地表现出美国政府大力挑拨中菲关系的不良居心。

显然,虽然不说有心无力,但杜特尔特重塑中菲关系之路确实困难重重。

综上所述,随着菲律宾新任总统杜特尔特即将于6月30日上任,中菲关系或将出现回暖趋势。但在花熊看来,这一过程肯定不会特别的顺利。毕竟,罗马不是一天建立起来的,但罗马差不多是在一天内被毁掉的。在阿基诺政府的领导下,中国和菲律宾已经闹得极为不愉快,此时菲方的好意是否完全可信,北京不得不对此有所忌惮,这是人之常情。同时,杜特尔特及其政府团队也很可能会面临来自菲律宾军方、民间和美国方面的重重阻力。所以说,中菲是否能恢复至过去的友好关系,这一点还需要时间的检验。(花熊)

本文由网友发布,版权归原创作者,仅供个人学习参考,详见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
0

站点公告

外教招聘 签证办理
没有账号?注册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