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寸销魂夜春光 爹爹我想在上面好吗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在农村会有很多稀罕事发生,有时还真想不到,其实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评论,只好实话实说。前些日二姑来我家做客,说起了她们村里的一件事儿,实在费解。儿媳妇让公公捉奸在床后,公公非逼让那个男人自宫,最后还是拿钱私了,同一个村的,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还真难为情,再说等儿子回来后又怎样收场?这等丑事传了出来,实属家门不幸呀!还不是因为男人常年不在家,这等农嫂憋不住吗?自然就容易出问题,公婆成天在家将儿媳妇看了个死死的。另外还有一类女人是被逼的,阿英和公公的丑事也就这样被传开了……

北方农村妇女的冬天最幸福,要数每晚炕头总是热乎乎的,男人在外搞副业回家了,按时领全了工资,真是件好事情,女人每逢此时该有多么得意呀!她们春种秋收攒好的瓜子、麻籽,又是解馋的东西,闲着没事,支起小铁锅,炒熟一盘,实在享受极了。还有从自家树上摘下来的核桃、柿子,红枣,大黄梨,红苹果,全攒着准备过年吃。不管在外,还是在家,两口子都累了整一年,是到搂着好好歇歇的时候了。这就叫生活……

说实话,大多男人打工在外其实很少惦念老婆的,即使打电话给家里,主要也是询问孩子和老人,他们总有太多的办法去快活。女人则不同,30-40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岁月,总不能把男人拴在家里吧,没钱花的滋味会更难受,只好每天无奈地望眼欲穿。

阿英她老公在外打工多年了,到了年底才能回来住几日。儿子在县中学读初二,女儿小学刚二年级就去了乡里寄宿制小学,平日一个大院子里就阿英和公公两人在家过日子,孩子们过星期都回来后才能热闹两天。

阿英家有七间新房,三年前盖好的,公公住东二间,她和孩子们住中三间,西头两间是厨房。她婆婆七年前就去世了,胃癌晚期。她老公之前就在附近找些零工,挣些小钱养家糊口,到孩子们长大后读书开销太厉害,就走远了,也是想多挣些钱贴补家用,在外五年了,他挺不容易地。阿英知道心疼老公在外修铁路肯定吃了不少苦,挣回来的钱她都存了起来,后来在旧宅地上盖起了新房,这些都是阿英牵头做的。她家中有十几亩田,还喂着二头猪,十多只羊。家务活儿有公公搭手,眼瞅着好日子一天天就来了,可是她却永远无法放下心中的那一块包袱,阿英她曾经让公公欺负过。

她公公有60来岁,身体很健壮,平时少言寡语,老伴儿过世后就一个人在老房子里生活。自从家里盖好了新房子后,阿英她老公硬要让他爹搬时新房,也不让他自己再生火做饭了,让阿英伺候。阿英说要是她一个人,早上泡吃一包方便面就可以迁就过去,可自从公公来了之后就非得早早起床做小米饭,他的饭量很大,啥饭都至少吃两碗。老公是独子,上面还有两个姐姐都嫁在外村,过些日子也都来看看老爹。

阿英在村里的名声很好,孩子们都有礼貌,学习也不错。另外她挺安分的,并没有因为老公长年不在家耐不住寂寞让别人扯出点闲话。她公公天天在家里守着,也没有闲男人敢到她家来坐坐。可以说一切都天下太平,她一般也不跟邻里东家长西家短的拉扯,她也根本就不愿意做那一类长舌头。别人没事了就去拢场子打麻将,打牌之类,阿英也不喜欢,最多极其无聊的时候就在家中看看电视,再不去学校瞅瞅孩子。有时回娘家小住一段,公公就一人在家照看着,要说家里有个老人,虽说生活中有些不便,可出门后知道家中有人还是挺放心。

前年,阿英和公公在玉米地里干活,她撒化肥,公公除草,整整忙了一上午,由于天气阴沉着,不觉间就晌午了,还有三分地没弄完,眼瞅着天就要下雨,不将化肥埋了就会被冲走,起不了多大作用。公公说受些累就一起做完吧,阿英也同意,倘若下午下了雨正好被玉米吸收。又劳动了一个多小时,天就下起了大雨,还好地里的活刚做完,可在回家的路上都淋了透。夏天本来就穿着单薄,阿英的一条单裤和一个大背心,被紧紧的贴在了身上。公公在后面替她拿着锄头,阿英索性把化肥口袋顶在脑袋上,下坡不小心就被滑了下去,狠狠的摔了一跤,膝盖上的皮都被划了。血融合着雨水浸透了裤筒流了下来,只好在公公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回了家。

公公打了开水让阿英先洗洗,再换掉身上的泥衣服。外面的雨是越下越大,风吹着大门更是砰砰的响动。阿英在屋里看着公公戴了草帽从自己的屋里出来把大门就关紧了。那时她正好用盐水在洗伤口,疼的大叫了一声。她公公听到后,就急火火地从院子外跑到了阿英的屋门口,拉开了门。那会儿阿英竟然忘记了自己正赤裸着,只穿着一条三角裤。她刚洗过头,还换了干背心,就在擦拭下面腿时,被盐蜇了一下伤口,一缩腿又从小凳上了栽倒下来,更让崴了的脚疼的要命。公公进门后,看到她正好是坐在地上。阿英意识到自己还没穿裤子时就急着喊先让公公出去,没想到公公走过去却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两只长满老茧的手托起来了她娇小的身躯,把她放到了床上,阿英赶紧拉了床头的被子盖好就对他说,你去厨房自己做饭吃吧,我不想吃。

她说当时,公公没应声,呆在原地愣了足有一分钟。猛然间,他就爬到了阿英的床上,无奈之际,阿英只好紧闭上眼,扭转了头,让他欺负着。后来,公公为她冲了鸡蛋,还是不说话,阿英也没说啥。晚上公公又来了,给阿英端去了面条,她还是不吃,公公就关上了灯,又上了她的床,阿英这回可真的有点生气了,说他再不走就给老公打电话,她公公还是一句话不说,又欺负了她一次,阿英连大气都不刚出,生怕有争吵、喊叫后被邻居们听到。

第二天,阿英的腿能独自下地勉强走动了,知道没伤着骨头,过些天就会好,她开始不理公公了,而他照常为阿英做饭,直到一周后阿英好些为止……

近两年来,他再没有动过阿英,阿英也时刻提防着他。今年到了年底,阿英她老公合同期满就回来了,她也不用再活守寡了,阿英说如果老公再出远门打工,就能跟着他,孩子都长大了。阿英还说总是看到公公沉闷无语的样子,也觉得他挺可怜。阿英在不断地说服自己,一定要忘掉当年的那件丑事,可时常又总是想起,这种事能告诉老公吗?她说,这辈子为了这个家就是烂也要把它烂在肚子里!

阿英说这两年来心里就只有这个解不开的结,她没敢告诉任何人,可自从向我倾诉之后,好像有所解脱。我真替她高兴,我说你不把他当一回事就不叫事。阿英并没错……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