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狐狸为何会有老君的裤腰带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前一篇,我们来谈到了白骨精口中的家人,姑且称之“白骨郎君”。那么,郎君身上究竟藏着怎样的秘密?他又为何会客死他处呢?迷雾重重!当然,我们本篇要做的,先剥开迷雾的一个小角!

先看看“白骨郎君”的死亡地点。大约在金兜洞的地盘范围。这是谁的主场?不用说,青牛精!那么,这青牛精真实身份又是谁呢?原著五十二回就有明确指出,“(太上老君现身),那怪物力软筋麻,现了本相,原来是一只青牛”。

看吧,这妖精为老君座下青牛!老司机上路!

至于青牛何时下界?老君看牛童儿也有一个交待:“弟子在丹房里拾得一粒丹,当时吃了,就在此睡着。老君道:想是前日炼的七返火丹,吊了一粒,被这厮拾吃了。那丹吃一粒,该睡七日哩,那孽畜因你睡着,无人看管,遂乘机走下界去,今亦是七日矣。”

很明显,按照老君系的说辞,青牛精下界已有七日,换算成人间时间大约七年。

值得一提的是,原著主旨谈的是一个取经的故事,章目大概划分为一百回(前七回讲述的是孙悟空大闹天空的故事,可以作为楔子)。行程共十四年。青牛精下界七年,恰在行程时点中段。而金兜洞关卡出现,实为五十回至五十二回,恰也在百回篇幅中段。更有意思的是,唐僧即将“偶遇”青牛精之前,曾在通天河畔陈姓人家寄居,并长发感概,“自别(大唐)后,今已七八个年头,还未见佛面”。

这仅仅只是巧合吗?当然不是!恰恰,这或正是原作者的伏笔!

因此,我们不妨可以得出一个看似生硬但却强有力的推断。青牛精下界,不是一个偶然的简单的“宠物”走失事件,而是有预谋的。下界的踩点时间,应该正是代表佛派利益的取经团成行后,道派人士老君立即做出的一个反制。而青牛精身上的任务卡,大概就是完成对取经人的“狙击”,或其他。

其实,这在原著三十五回,也得到了老君的亲口证实,“此乃海上菩萨(观音姐姐)问我借了三次,送他在此托化妖魔,看你师徒可有真心往西去也”。可见,老君出租手头既有资源,有意使部曲下界为怪,给取经团制造麻烦,这都是有迹可循(姐姐为何一再要求老君布局,后续再谈)。

值得一提的是,三十五回老君口中下界的妖魔,其实并非青牛精,而是兜率宫两看炉的童子,下界呼为金角、银角大王。而根据老君口述,这两哥们的下界,是受姐姐“所托”,主要的任务即是在取经路上制造路障或麻烦。因此,时间节点一定也是在取经人成行之后。这点,也得到了金角大王的证实,原著三十二回,“我当年出天界,尝闻得人言:唐僧乃金蝉长老临凡”。这里的时间线,已经非常清楚。“出天界”、“尝闻言”,即当年一出了天界,就曾听到江湖上关于唐僧的传说。

当然,我们如若把事件以及几个主要涉事妖精串联起来,甚至可以做出一个大胆的推论,老君在得到观音姐姐暗示之后,起初还忸怩作态一番,但实则正中下怀,并有意遗失“七返火丹”,为看牛童儿所食,制造一起看似偶然的事件。与此同时,暗中授意或有意制造空窗机会,促使金角、银角两道童牵老司机青牛一同下界,对取经团实施“狙击”,必要时,甚至可利用擦枪走火事件,实行彻底性“歼灭”。

行文至此,不禁有人提出异议了。金角、银角、青牛三妖手牵手,组团下界为怪,尽管时间点颇为吻合,但多是主观猜测?可有客观证据指向他们是一伙?

别急!且看原著两处伏笔。

第一处在原著三十五回,金角、银角狙击取经人任务失败,命在一线。此时,一直对事件走向进行实时监控的老君同志,眼瞧形势不妙,赶忙踩着祥云前来“救火”,并说了一段耐人寻味的话,“(道童所窃)葫芦是我盛丹的,净瓶是我盛水的,宝剑是我炼魔的,扇子是我扇火的,绳子是我一根勒袍的带”。这些,正是金角、银角口中的五件宝物,紫金红葫芦、羊脂玉净瓶、七星剑、芭蕉扇以及幌金绳。

那么,问题来啦。道童“私自”携带葫芦、净瓶、宝剑、扇子等日常用品下界,这好理解。但老君勒袍的带子,怎就落入他俩手里?这着实让人费解。莫非,老君有娈童的秉性?两道童趴在老师傅臂弯,良久,倒是寻见了裤衩上的阵阵鼾声。俩娃相视一笑,索性抽了裤腰带,下界踏马赏花去了。

想想此时场景,终究也是太污了!但断然是不太可能的。我们要相信老君的节操!

因此,这就得交待第二处伏笔了。原著五十二回一个细节描写,大概是老君降服了青牛精,“将金钢琢吹口仙气,穿了那怪的鼻子,解下勒袍带,系于琢上,牵在手中。”

注意!老君解下了什么?“勒袍带”!对!这就是原作者的伏笔!可见,勒袍带或为青牛穿鼻之物。

当时事件情形,已经相当明确了。金角、银角领了老君的任务卡,径直到牛棚牵着老牛下界。而栓在青牛鼻子的,正是老君的“裤腰带”,也就是妖精口中的幌金绳。而“取经狙击组”下界第一站,一定是平顶山半径范围!在这里,他们将和谁人会合呢?

疑云,才刚刚升起!文:白马晋一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