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删的回忆贴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这几日魔都天气燥热,我也心神不宁起来。整夜整夜地做有关他的梦,醒来发现不过是一场虚妄。我想写个回忆贴,但又觉得自己文笔太差,无法表达清内心的感受。但又想,若是现在不写,日后遗忘了这种感受的真切,也许会遗憾。所以我想还是应该写。不管多么词不达意,多么逻辑混乱,也应该记录下来。我想重新写一遍和他的故事,然后忘了他。

2016年1月1日,我百无聊赖地在魔都晃悠。我想好好了结去年一年的混乱, 有个重新的开始。某软件上有很多人发来"wanna hangout?"或者是“Nertflix and chill?"的信息。我都没有搭理,因为并不想进行目的性太强的见面。那时候我还不认识的他发来一句”Happy New Year"我觉得这样的搭讪还是可以回的,我回了一句“You too"这样的开场白大概揭示了我们俩都是那种比较保守死板 毫无新意的人吧。他后来告诉我,那段时间是他最低潮最痛苦的阶段,一直想找人聊天派遣寂寞,大概也是因为刚和女友分手的原因吧。我呢,又是他唯二在xx上刷到的魔都match所以就只能和我说话,不冷不热地回复他,人家讲故事给我听,我显得不耐烦又不好。当时我是那么想的,然后有一天,他问我”为什么要post那么性感的照片” 我就顺口回了一句“因为xx不是传说中的神器嘛” 然后他就问“那我能约你嘛”聊天过程中我能感觉到他是一个挺靠谱的人。我没想答应,但也不想拒绝得太无情。就回答说“我们可以先见个面啊,但我不一定能和你约。”当然,约得多的人都应该深谙这套流程吧。

然后我们就在大冷天,约在新鸿基地产开发的某市中心购物商圈看电影。那是一个周二,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1月19号,那天也是他前女友和弟弟生日。我们约了一起看神探夏洛克电影,事先我让他把前三季先补了,有背景知识比较方便理解。我对他第一印象很好,因为他穿了全黑,而且和我握手的力度恰到好处。人总是在关注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细节。后来是按流程走的吃饭,唱歌。他告诉了我很多关于他的事,前女友,父母,弟弟...唱歌的时候他接到父母的电话,说是那天是他弟弟的生日,让他回去陪着庆生,他推托着说不去了。当时我有点诧异,毕竟没必要为了第一次见面的人,连亲人的庆生party都不去。后来我想明白了,是因为他的父母偏袒他的弟弟,他有些不开心也不情愿去为他庆生,我们的见面只是给他找了一个推托的理由罢了。

后来唱完歌我们一起去吃了日料,两人出乎意料地一致地喜欢吃日料,谈得也很愉快。还约好了下次要一起去看星球大战,他是星球大战的铁杆粉丝,还建议我这次要把之前的几季给补上。散伙之后,他又很机智地发来消息说很高兴能遇见我云云的话,总之就是表达了非常希望能再与我约的意思,我也礼貌地接受了。之后的阶段大概是我们之间最暧昧的时候吧,有时候我真的很佩服处女男能将尺度把握地如此恰到好处。当时为了说要为我调制鸡尾酒喝,他专门跑去买更专业的器具,当我问他一天过得好不好时,他会回答”不好,因为你不在”之类的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插科打诨地回了一句“这么会撩妹啊”但心确实是被他撩了起来。后来我明白,这个男人的调情功夫是在普通人之上的。那些话会让你听得心痒痒,觉得似乎和他很近很近,但转念一想,不过是逢场作戏。

我们俩都是属于很闷骚的人,聊天的过程中就算聊到有关...的话题,也都是很学术性地聊,不会很露骨。大概到了一月底时,他问我能不能出来约一次的时候,我这次回答是“你可要想好了哦”。他是第一次约,也是第一次做。虽然我年龄比他小,但这方面经历比起他大概已经丰富很多了。我一方面是处于觉得男人第一次表现都不会太好的心理,想拒绝,更不想负责;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有集邮的心态想着至今还没有睡过处男,不约多可惜,还可以指导一下他的心态。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当时我们大概约在下午两点半,他大概一点钟就到了,去了房间把空调打开,说是怕我到房间觉得冷。我们到了房间后先开始看电视,记得当时放的是《我可能不会爱你》,之前很火的台剧。里面刚好也有放到他很熟悉的地方,然后我们就开始聊天,大概是聊了一些自己的情感经历吧。大概聊了三个多小时天都快黑了想着再不做就来不及了吧。但我们俩都有些羞涩,就算是我之前有过很多经历,在面对这样一个可以像老朋友一样聊天的人时,我还是下不了手,我摸了摸他的手和脚,冰凉,即使开着空调都比我凉很多,我想他大概很紧张。

这种可以把别人弄得很紧张的能力让我突然有点洋洋自得起来,我想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感吧。后来他鼓足勇气开始吻我的唇,我一点反应都没有,完全没有任何接吻的亲密感,甚至想快点结束这个吻,连眼睛都是睁开着的。大概是我们之间的这一段太尴尬,我也太麻木,我只记得我是用ns让他第一次成功的。但他根本没有办法继续下去,更讽刺的是,为了逞强要将这件事做完,他只能用手或者让我口的方法,我们努力了大约也是三个小时,因为还要回家过夜。即使不太愉快也不能算是成功,我们也只能离开。

之后是他不停地向我道歉,说自己不好,并问能不能再给他机会。可能是狮子女性格的原因,我竟然很享受他这种有点恳求的语气。那时候,你会觉得你拥有着他所渴求的东西,也许只是肉体,但这东西别人也无法夺走。更何况,我早就做好他第一次表现不会太好的准备,这样一来,他不过是聪明地给了我一个继续约他的台阶下。

期间我们约了一次星球大战,只是约电影和吃饭,没有做其他的。他给我科普了星球大战的背景知识,讨论了一会儿电影情节便散了。我记得他说我长得像星球大战的女猪脚Daisy Ridley,尤其是眉和lips。那段时间他的一位亲人刚好生病入院,他也有些心神不宁。那次约了之后他告诉他很开兴,即使我们不去kf,即使遇到我只聊天,只是单纯的玩耍。但这样的情形却让我觉得有些危险,有些东西,好像变得不一样了。也许只是对于我而言。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