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超级富豪们热衷于将孩子送到国外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去西方国家是很多中国新贵的计划。过去十年,他们席卷而至纽约、伦敦、洛杉矶之类的城市,抢购房地产,引发了关于不公平和全球化财富的焦虑。富裕的中国人成为公众想象力的常客,正如20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富人,以及在此之前几十年里海湾国家的富人们。华人在温哥华的存在特别明显,多亏了在环太平洋地区的城市位置,宜人的气候,轻松的生活节奏。中国的新贵们视这座城市为避风港,不仅是他们的金钱,还有越来越多的他们的后代,他们来到这里接受教育、创业和社交。

中国富人的孩子被称为富二代。在一个贫穷和节俭曾是常态的文化里,他们的奢侈变得臭名昭著。去年,中国首富之子在网上发布照片,他的狗带着两支金质苹果手表,前爪各一支。网络论坛上,网友们抱怨着富二代炫耀的并非他们所挣得的东西,而且他们怪诞的炫耀对于中国社会的伦理道德观是一剂毒药。

对暴发户的鄙视态度并不局限于中国,但中国的版本很特别。多亏了共产主义的遗产,几乎所有的财富都是崭新的财富。没有可以模仿的旧贵族,没有如何花钱的模板。大约1/3的中国财富属于仅仅百分之一的人群。当中国的穷人仍然聚居在世界经济中的发展中国家时,最近一份报道指出中国的亿万富翁比美国更多。杰弗里·温特斯(Jeffrey Winters)是西北大学的一个政治教授: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构成了人类历史上财富分层最为迅速的出现之一。温特斯,《寡头政治》(Oligarchy)的作者,指出中国是少数国家之一。俄罗斯是另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极端的财富分层在共产主义革命中被消除了,而之后再次出现。正如俄罗斯,中国突然形成的新的寡头政治,意味着那里有许多超级富豪,他们还不熟悉根深蒂固的贵族们悄悄保护财产的方法。不论文化或年纪,传统的贵族从长久的经验里知道,财富隐蔽、少见是更安全的。但新贵们,正如托斯丹·凡勃伦(Thorstein Veblen)理论,通过炫耀性的消费彰显财富。

据胡润报告的研究发现,百分之六十的中国富人要么正在迁往国外的过程中,要么在考虑这样做。(富裕被定义为身家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大约150万美元,这在中国是一笔可观的财富。)中国人正以每年大约450亿美元的速度转移财富,大多数的钱已进入房地产。据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中国买家已成为美国住房市场最大的外汇来源。

有钱的人因各种原因离开中国。有人担心污染。其他人想为孩子确保一个良好的教育。中国教育系统中的比赛是众所周知的残酷,好学校就那么多,一定程度上,你有多少钱并不重要——你进不去。不过,对于富裕的中国人,移居国外最根本的原因是,财富在中国岌岌可危。比起焦虑,对国家经济增长的放缓和股市动荡的担忧在加剧。财富超过一定程度后,没有政府官员的支持或者有时是买通支持,生意很难再取得进步,官员们常常在被竞争对手唆使煽动的情况下被反腐清扫出局。担心始终存在,如果与自己关联密切的官员在反腐运动中倒台,他们也会受到牵连,甚至没收财产。还有一个顾虑是,商业竞争对手如果和政府中某些人关系更好,可能运用他们和政权的裙带关系来打压对手。有人将中国的福布斯年度富豪榜视为诅咒。在名单上的人们,连续几年来,在一年或两年内出现,然后成为某种犯罪调查的目标,或者在腐败丑闻里被打倒。其实,“不安全感”是法制不健全时期的正常现象,安全感来自于法制建设,止步于政策多变。人人都想富是发展动力,中国应大力倡导合法致富、创造致富光荣,其财产严格受法律保护;大力打击假冒伪劣,罚他个倾家荡产。当财富来路不明,就会担心,就想出国避险!百姓不会仇恨富人,只会仇恨来路不明的富人!

寻求移民的中国富人数量如此显著,这是第一次。几千年来,统治阶层傲然孤立。人们现在把中国视作新兴经济体,但是在1810年前,它有两千年都是世界主要经济体。在此之前,中国的精英非常保守,看待外国人眼光势利。他们认为欧洲的精英是落后人群,觊觎中国文化。西方人冒险旅行,从中华帝国获得珍贵的商品——瓷器、茶叶、丝绸,而中华帝国视自己为世界的中心。只有到了19世纪,西方才明显超过中国,特别是军事技术领域。因中英贸易不平等而爆发的鸦片战争,导致了耻辱的失败,以及最终,帝国终结。中国与全球化的第一次相遇带来了自身的崩溃,此后这个国家从未完全恢复。中国新一代精英的出现,恰是中国第二次与全球化接轨,具体维度如何逆转,这会非常有趣。

中国第一波企业家在社会向市场经济过渡的过程中积累了大量资本,足以在一种新的特权氛围中抚养子女,而独生子女政策的遗产,让父母期望的那束目光紧紧追随子女。此外,贫穷和落后的记忆在集体意识中始终存在。你父母年轻时越穷,他们越想为孩子营造更好的环境。声望和实用性的思考刺激了他们渴望拥有一个受过西方教育的孩子。即使在中国不是最富或最有关系的人,他们也希望孩子能够接触到自己所无法接触的文化和政治资本。他们将家庭成员安置在国外,为了将钱转移到他们认为社会和政治稳定的地方——对冲城市:他们是用来防范国内波动的地方,希望在中国发生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之时离开中国,让他们在那儿也是外国人。

近现代,中国用四代人的绝望承受了从辉煌到悲惨的转换,如今又用两代人的奋斗担起重新崛起的艰辛,并将再用两代人的拼搏把中国最终推回世界之巅。这个过程注定是艰难的,一部分通过合法或非法手段先富起来的人不愿意自己的下一代承担国家的阵痛而选择离开。不需要指责个人的选择,国家的命运只会掌握在认同这个国家的人们手中。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