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床是件纯洁的事 竟被爱情玷污了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说了我的文字会要进行花瓶化的改造,就一定要做出这种改造的。总不能有个半裸蕾丝红边的娇躯,总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我还故作镇静,非要和她去谈什么爱情,这一刻我兽性地将她扑倒在地,才是最应该做的事,至于爱情这个东西,太羞耻了,我们还是谈谈上床这件纯洁的事吧。

这两天说来也好笑,总有些人在我的文字下面求骂,似乎我不去用足以让他们全家女性都感到“好羞耻”、“好想要”的词汇回骂他们,他们都会觉得我是一个不懂情调,无诗风雅的老古董,其实小哥在25岁这个年纪,正值发情期,请五mao或自干五们,不要用自家女性试探我的荷尔蒙,我总是不会让她们失望的。

还是谈谈上床这个正题吧,人生的永恒话题是绝对不包含那些被权贵们灌输的,及被权贵的走狗们积极要求的无厘头词汇,人生的永恒话题就只剩下性了。告子说:“食色性也。”于是我们现在的社会也主张,吃饱了,喝足了,别扯什么自由,也别扯什么思想,就扯扯怎么样才能在这个金钱至上的时代,多上几个妹子……有人说:“这么无耻的事,你自己知道就行了,有必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嘛?”对于这么说的人,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有古风”?我们千年来习惯了“效法先祖”,有哪本经典是告诉你要积极创造自己的思维吗?你想要的独立思维是什么?是对祖宗的背叛,更是对这片热土的背叛,是对权力者最大的威胁。

当然,总有些人不像我这样,就会谈床上那些事儿,他非要学习做曼德拉,甚至在曼德拉很引以为傲的事情上,还超越了曼德拉,不知道这位人士到底懂不懂浪漫?平等、自由这些词,哪里比性高尚了?就算比性高尚那么一丢丢,总不能比为人民服务高尚吧?你说,你不想看这个民族再次走向王朝周期的轮回,还提出什么“三大因素、五大方案”,幼稚。这种论调对大部分人来说没什么作用的,总是会让我想起,与时俱进的网络版性工作者们,人家就在附近各种加男人,加上后就会说:“帅哥,要不要来一炮?我们这里有三大服务,五大调情,而且绝对坚持为嫖客服务的宗旨,不满意不算完。”这才是现代社会需要的,在该谈性的时代里,你非要去和郭嘉这个汉子谈爱,这不是性取向有问题?

另外,网络版性工作者们也会积极做好思想工作,会告诉你,如果只谈性,那就不必担心安全问题,她们是个团队,及时掌握信息动态,万一有个风吹草动提前散伙,下次可以免费服务,大不了船震。如果被抓住了,那这就是爱情了,谁也管不着。你若不谈性,而去对郭嘉这汉子说爱,人家会让你谈吗?人家会认为你这是玷污郭嘉这位美男子,咱们这同性恋还是很受歧视的。不过,例外的是,有个戴眼镜的平头贱男,竟然说他是郭嘉先生的暖男,倒也没怎么被歧视,难道是因为在他眼里郭嘉是个女孩的缘故?其实网络版性工作者们都是有很多办法可以让不谈性只谈爱的人,在她们的地盘流亡的。

所以,虽然早已白发苍苍,但你非要谈爱情,就对不起这一头白发了,你又不是康师傅,你又不是某王爷,人家可以谈爱,即便在监狱里了,那也是一种超越了凡人的爱情。你就算对一个人说爱,人家就会问你:“有车有房吗?你会真的爱我吗?你把我伤害了怎么办?”你说一个爱字,是要付出很多东西的,也许是自由,也许是生命,而郭嘉先生说爱,也是要求很多的东西的,也许是要你的自由,也许是要你的生命,但终归来说是要你的全部,尤其是你的脑子不能转圈太快。

为什么爱情变污了?有个视频,一位大爷说:“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娶个媳妇,和过去娶个媳妇,还有个比较的,唐朝两个烧饼就可以娶个媳妇,民国时代一碗米就可以娶个媳妇,我们那个时候结婚,两个被子仍在一块我们就算是结婚了,一夜夫妻百日恩,百夜夫妻似海深,我们就是永远的夫妻了。现在浮夸之风,腐败之风,社会已经把孩子们教育的完全向钱看,向别人豪宅看,向豪车看……一切都向钱看,毁掉了一代人,他们是空虚的一代,寂寞的一代,悲哀的一代,可怜的一代,如果不能自强自立,光为了花多少钱结婚,这个婚姻永远不可能美满,他们像天上的流星一样,前面结婚,后面就离婚。就这么简单,完。”原来爱情这样污起来的,怎么解决呢?

一篇文章中说:“这年头,人人忙成狗,有个朋友,上次恋爱已经是6年前的事了。”看到这段话,我突然意识到,在这位作者的朋友心中,上床一定是一件很纯洁的事,而结婚将来也许真的是污浊不堪的一件事。有人会说了:“不要妄言,不要夸大其词,结不起婚就不要结婚,不能去怪社会,爱情还是很美好的,你谈不到,不能说没有爱情,当然随便上床也是不道德的。” 这盛世,谁敢埋怨?至于说一些事实,这无伤大雅。

上床逐渐成为一种风尚,而爱情沦为一种龌龊,这并不是一件很难理解的事,当你想谈谈爱情的时候,会有很多东西夹杂在其中,姑娘少了,社会浮躁了,上个床简单了,结个婚却得搭进去半条命……你说我们还是应该拥有爱情这个物种的,但你谈爱情的时候就很危险了,你要论证爱情如何才能产生?爱情仅仅是个人的事可以不可以?能不能有更多的社会保障为爱情开辟回归的道路?而随着这些问题的深入探讨,它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的爱情问题,其实已经上升到了“郑智”层面。你说你只是想谈谈爱情,既不想仅仅是性那么轻浮,又不想是“郑智”那么复杂,你也只能停留在性的层面,或者说成为一个传宗接代的工具,从而步入下流社会的层次。

虽然我们知道我们不是工具,我们是有思想的人,但就社会大环境来说,爱情这个被污了的物种,想要找寻回它的纯洁,你还是只有在你可以谈爱的情况下才能做到的。还是那句话,每当想谈爱情的时候,总会有一个穿着蕾丝红边的妹子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我想和她谈谈爱情,而她若隐若现的水嫩肌肤告诉我,你只能拥有兽性,而不能拥有人性,你只能拥有被控制的思想,而不能拥有自由的思想,否则你就是背叛爱情,颠覆爱情,推翻爱情。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壁咚她、放倒她、蹂躏她,最终抛弃她,这不是爱情,但似乎比被污了的爱情高尚了一些?

爱,作为人类有别于动物的一个标志,当动物们只能听从自然的命令,只有性的命,而没有爱的命,性就成了唯一的纯粹,也是动物们活着的唯一重要原因。有一部分人也在不断沦为动物,沦为传宗接代的动物,而不再是一个可以谈爱的人,这也许是这类人最大的悲剧,也许是这类人必然的归宿,当然这类人的思维颓靡,最终也会退出人类的大舞台。

2016—8—4落笔于墨辩閣 撰文/墨黑纸白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