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外是:我爱你 我恨你 算了吧 你好吗 对不起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不是每个故事都会有后来

-1-

岁月里的那些回忆,我们藏得太深、安放得太小心;撕开青春,折戟成沙,轻叹一声只是惋惜努力了却等不到一个好的结局。

午后的阳光很好,咖啡店的店门轻轻掩着,一个清瘦的姑娘走了进来。

店主女孩整理好吧台,一手抱起旁边的那只懒洋洋的大猫,冲她微笑。

姑娘深吸了一口气,“来杯咖啡吧。”

店主抱着猫儿,与她隔着吧台相对而坐,看得出哪位姑娘有些局促,不太习惯高腿的吧台椅。

-2-

我叫梧桐,第一次来到A市,刚在B公司办完入职手续,下楼就看到了这家咖啡店,玻璃门上挂着块牌子这么写着:

一个故事,换一杯咖啡。

我并不喜欢喝咖啡,虽然不得不承认,有些咖啡的味道确实好闻得让人陶醉。来到这里,我只是想坐下来休息会儿,或是找那只可爱的大懒猫聊聊天。顺眼看去,哪位女店主正在玩弄那只猫的耳朵,百无聊赖。而那只猫也顺势正盯着我看,那大大的眼睛里还透出一股傻气。

三年前,我大四,已经保研。和很多人不一样,大学这几年,我没有找男朋友,没有参加多余的学生工作和社团活动,可能更多的时间我都是在图书馆看看书或者在寝室看看电影听听音乐。这四年和很多人比起来,真的逊色很多。可是没想到,我却在大四的时候,遇到了我的黄昏恋,虽然我本身也并不看好黄昏恋。

大四那年,同乡的姐妹带着我参加各种毕业聚会。也就是其中一次聚会,一直严阵以待的我,遇上了萧骁。

“他拿着玫瑰,与你不期而遇?”店主女孩看着我笑,一脸意料之中。

“是不期而遇,不过,他扛着的却是枪炮。”我也笑了,努力隐藏内心的激动,换了个姿势更舒服地坐在这高脚椅上。

是的,萧骁扛着枪炮,抢走了我的初吻。

那次聚会其实跟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直到姗姗来迟的萧骁出现,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干净的脸随性的笑,而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这注定是一场纠缠。他看我的第一眼,我就感觉自己脸红了,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是我这辈子以来的第一次。他似乎很能和大家打成一片,什么小游戏行酒令他都会,几轮下来,大家都输得不行,只有他一个人还得意洋洋。他坐在了我身边,看着我,除了紧张我大概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了,局促不安应该就是我那时的状态。

聚会结束之后,我和萧骁走在最后,出店门时他突然叫我,我回头突然看到萧骁的脸在面前无限地放大!到后来,我也不记得他说了些什么,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寝室了,那个晚上我失眠了,一闭上眼睛就是他的脸,还有那温柔却带些凉意的触感。

-3-

可萧骁却很久都没再出现。

我想找他,知道通过朋友的朋友,想找就一定能找到。后来,我知道他跟我一个学校,建筑研一。我要了他的QQ号,可是三天过去了,我们却没有说一句话。

“欲擒故纵,”店主女孩语出惊人,“爱情的战场上到处都站着玩弄这套规则的浪子或婊子。”

我笑笑,她很直接,可我却并不讨厌。

就这样我无法自拔地陷入了对萧骁的单相思中,明知结局可能是飞蛾扑火,却无法自拔;又过了三天,我终于鼓足勇气在键盘上敲出了几个字:我喜欢你,你呢?

十秒内萧骁发了个偷笑的表情,他说从第一眼看到我就喜欢上了我,只是不知道我的想法所以迟迟没有行动。

我激动地要心都要跳出来了,可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在这场博弈中,我又输了。不过,那又怎样呢?也许就是因为还年轻,一切才会青涩得美好。

萧骁很喜欢打游戏,自从有我替他整理笔记、上课签到,他就更加沉迷,有时会借口困倦生病躲在寝室打游戏,我们曾为此起过一次争执。

十指在键盘上翻飞的萧骁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话,“你不喜欢就分手呗。”

明知他生性淡薄,我却还很不争气地努力,因为我真的爱他。

那次争执以萧骁的道歉收尾,我也渐渐变得小心翼翼。我告诉他我梦到他伫立在远处,而我拎着裙角在一片冬蔷薇花海中向他奔跑,最终却重重地跌倒,他只是揉揉我的头笑我胡思乱想。

“被一方轻易获得要挟的砝码,另一方注定爱得卑微易碎,”店主女孩蹙眉,“感情这种事如果不能棋逢对手,就最好趁早偃旗息鼓。”

我垂下眼,“我没有告诉萧骁冬蔷薇的花语是,纪念逝去的爱情。”

-4-

和所有毕分的恋人一样,我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去哪儿读研。

每每试探着问萧骁,他耸肩说无所谓,让我自己决定;也许萧骁是太骄傲,才不肯开口挽留吧,我这么安慰着自己。

最终保研时我选择了W市一所出了名难进的知名大学,即便是我对面试也只有七成的把握,可是离C市很近,索性凭着前三年扎实的专业功底我得到了最后一个录取名额。

刚逃过黄昏恋的火线,又闯入了异地恋的战场。

虽然很近,但W市到C市也要坐四小时的火车,每两周我会找各种理由逃掉周五的课去看萧骁,鉴于我的锲而不舍,就连新室友也收回了异地恋必死的断言。

我会替他洗好衣服打扫寝室,因为他是分不清哪些衣服会掉色的;我会替他准备好未来两周的零食,因为他玩游戏是会不记得吃饭的;可是,每次我返校他送我到校门口就匆匆回去继续玩游戏了,到后来他甚至不再满心期待地去车站接我,在他看来火车站到学校不过是一趟公交车起点到终点而已。

渐渐的,我对我们的感情开始失去信心,萧骁却突然提出带我回家,欣喜之余我有些惊慌,带着精心准备的土特产和萧骁一起踏上了去他家的火车。萧骁是单亲家庭,父母在他很小时离异,萧骁妈妈对他的所有要求都一味照办,从不让他干一丁点活儿。萧骁的外婆拉着我的手喜欢得不得了,一个劲儿说萧骁修来的福气找了个漂亮懂事又能干的姑娘。

我释然,萧骁本质并不坏,只是被宠坏罢了,况且他家人对我真的很好。

我以为我们会毕业、结婚、生子,就这样过一辈子,可是人生不到最后一刻,怎么可以断言一辈子呢?

-5-

我的研究生只读两年,正好和萧骁一起毕业,知道他对找工作不上心,我开始替他准备简历、参加宣讲会、准备正装。可是我们却第二次吵架了,这次,吵得很凶。

“你都快成了老妈子,”店主女孩倒了杯柠檬水给我,“还有什么会触及你的底线吗?”

“他说他不想去参加面试,”我不由自主握紧了玻璃杯,“他说他妈妈给他找了份工作,毕业就可以直接回家。”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在萧骁的计划中——如果那也算是计划的话——或许从来都没有自己,失望之余回了W市。

这次,萧骁又打来电话道歉,承诺他会好好找工作,我又原谅了他。

“显然,故事并没有到此结束。”店主女孩耸肩。

我终于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身体后仰微微笑道,“如果结束了,我就不会独自一人出现在这儿了。”

争执过后没多久,我跟萧骁聊天时无意中在他的QQ秀旁发现了一个玫瑰图标,那时候曾风靡过QQ秀送花,鼠标浮上去上面写着:

我爱你。

我愣住,我见过系统默认花语,只是,似乎并不是这样。

这次,我悄悄去了C市,在实验室见到了萧骁和那个叫婷的女孩,女孩靠在萧骁肩头,一脸幸福,萧骁的脸上是我许久都没有再见过的不羁的笑。

四目相对,萧骁的笑容僵住。

萧骁辩解得很无力,他说婷是他的师妹,她每天来实验室时会带一个橙子给他,替他剥好递到嘴边,会陪他一起通宵打游戏;他说婷很真实,我却很遥远。我相信当时我笑得一定比哭还难看,每两周一次往返八个小时的颠簸,终究敌不过一个每天送橙子的女孩?

萧骁太了解我,他知道我的软肋,我赢了时间、赢了距离、原来却赢不了他的心。

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明白:现在,我在他面前,这是咫尺;现在,他在我身后,那是天涯,所谓咫尺天涯竟被我们诠释得如此贴切。

“两年了,这是你第一次送我到车站呢。”站台上等车时我安静地说,萧骁却慌张起来。

火车驶离的那刻窗外大雨倾盆而下,我泪流满面;回到学校我打电话给萧骁,我告诉他,我决定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明明用尽了力气,爱得毫无底线、毫无章法、毫无希望,连自己都被感动了,对方却越走越远,可是爱情长跑中如果不是你追我赶有来有往,总是垫后的一方就会越来越困惑,渐渐模糊了心甘情愿的初心。

追不上了,也许说明对方恰好是一次错误的擦肩而过,及时放手,或者才能在转身时遇到真正的天长地久。

其实,真的不是每个故事都应该有后来。

-6-

是谁说过爱情不外是:我爱你,我恨你,算了吧,你好吗,对不起。

殊不知,那些肆意挥霍的单纯恰恰是我们没有学会去珍惜的。

痛而不言,笑而不语,失而复得,

一切都会好的,真的。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