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凤至写给赵一荻的信

  • A+
所属分类:业界快讯

荻妹惠鉴:

时间过得真快,自从1940年我赴美医治乳腺癌,已经廿余年不曾见面,真是隔海翘首,天各一方!记得是1928年秋天,在天津《大公报》上看到你父亲赵燧山因你和汉卿到奉天而发表的《启事》,声称与你断绝父女关系。

那时虽然我与你还不相认,但却有耳闻,你是位聪明果断,知书达礼的贤惠女子。你住进北陵后,潜心学业,在汉卿宣布东北易帜时,你成了他有力的助手。

为了家庭和睦,你深明大义,甚至同意汉卿所提出的苟刻条件,不给你以夫人名义,对外以秘书称谓。从那时开始,你在你父亲和公众舆论的压力下,表现出超人的坚贞和顾全大局的心胸,这都成为我们日后真诚相处的基础与纽带!

你我第一次见面,是1929年的冬天,那天沈阳大雪纷飞,我是从汉卿的言语上偶尔流露中得知你已产下一子。这本来是喜事,但是我听说你为闾琳的降生而忧虑,因为你和汉卿并无夫妻名分,由你本人抚养婴儿实在是件困难的事情。你有心把孩子送到天津的姥姥家里,可是你父亲已经声明与你脱离了关系,你处于困窘的境地。我在你临产以前,就为你备下了乳粉与婴儿衣物,那时我不想到北陵探望,令你难为情。我思来想去,决定还是亲自到北陵看你,我冒着鹅毛大雪,带着蒋妈赶到你的住处,见了面我才知道你不仅是聪明贤惠的妹妹,还是位美丽温柔的女子。

你那时万没有想到我会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来“下奶”,当你听我说把孩子抱回大帅府,由我代你抚养时,你感动得嘴唇哆嗦,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下来,你叫一声:“大姐”!就抱住我失声痛哭起来……汉卿后来被囚于奉化,你已经由上海转香港。我非常理解你的处境,你和闾琳暂避香港是出于不得已!经我据理力争,宋美玲和蒋介石被迫同意我去奉化陪狱,嗣后,我随汉卿辗转到了许多地方,江西萍乡,安徽黄山,湖南郴州,最后到了凤凰山。

转眼就是3年,获妹,我只陪了汉卿3年,可是你却在牢中陪他二十多年。你的意志是一般女人所不能相比的,在我决心到美国治疗时,汉卿提出由你来代替我的主张,说真的,当时我心乱如麻。既想继续陪着他,又担心疾病转重,失去了医治的机会。按说你当时不来相陪也是有理由的,闾琳尚幼,且说香港生活安逸,我知你当时面临一个痛苦的选择,要么放弃闾琳,要么放弃汉卿,一个女人的心怎能经受如此的折磨?后来,你为了汉卿终于放弃了孩子……

荻妹,回首逝去的岁月,汉卿对于我的敬重,对我的真情都是难以忘怀的。其实,在旧中国,依汉卿的地位,三妻四妾也不是为怪(以先帅为例,他就是一妻五妾)。可是汉卿到底是品格高尚的人,他为了尊重我,始终不肯给你以应得的名义……闾琳和鹏飞带回了汉卿的信,他在信中谈及他在受洗时不能同时有两个妻子。我听说后十分理解,事实上二十多年的患难生活,你早已成为汉卿真挚的知己和伴侣了,我对你的忠贞表示敬佩……现在我正式提出,为了尊重你和汉卿多年的患难深情,我同意与张学良解除婚姻关系,并且真诚你祝你们知己缔盟,偕老百年!特此专复,顺祝钧安!

姐:于凤至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